News‎ > ‎Hong Kong‎ > ‎

2014-05-18 Dinner with Crane

posted May 21, 2014, 7:11 A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May 21, 2014, 7:16 AM ]
閒雲野鶴
〔記2014年5月18日與梁宗岳在又一棧餐聚〕
田榮先


梁宗岳回來香港,興沖沖打電話來,換來的卻是我的責備,怪他早了半年回來,應該等到十一月才回來香港參加我們的141122!

阿鶴雖然遠居偏僻的Delaware,卻絕對不是稀客。他儼如閒雲野鶴,不時「藉故」回來,所以我們到見他的機會總是比見到其他香港同學更多,於是大家都不再熱衷跟他見面;這次聚舊,應邀的人不很多,連老友記林偉江都寧可留在家裡看「積存」多場的 NBA Playoff,要我打電話邀請,他才說俾面我老人家,勉強赴會!其實,阿江又豈會這樣沒有人情味?事實是他和葉豪華、區春生等早已和阿鶴相聚不知多少遍了。

梁宗岳訪港,2014年5月18日與同學在又一棧相聚
今晚連阿鶴在內只有八人。周美亮與馮國華本來都報了名,但美亮令弟剛從加拿大回來,而阿華令堂則進了醫院,兩人都臨時來不了,雖然掃興,但大家都體諒,尤其阿華的情況,更叫我們感同身受,衷心祝願馮伯母早日康復。

同學中,父母尚健在的,最少都八、九十歲了,照顧父母進出醫院,似乎無可避免,成為生活的一部份;不說父母,就是我們這班「退伍登陸」人士,何嘗不是周身病痛?指數應高的就偏低,應低的就飆高,不用入院修修整整便算是造化。說到年齡,大家都同意,基社同學應該大多是55年或56年出生(以六歲入讀小一為準,”Norm” 應該是9/1955 至8/1956出生),只有小部份同學是57年出生。李振強卻不同意,硬說沒有留班的應該以57和58居多,間中更有59的,聽得我們欽佩莫名,驚歎李老闆為曠世神童,三歲便入讀小一!驚愕過後才明白過來,原來他說的是年齡,不是出生年份,真是九唔搭八!

陳佩明熱愛粵劇,尤其鍾情雛鳳,有戲必看,比起現今青少年追星族那種瘋狂,一點都不遜色。她早陣子曾去澳門看粵劇,找來土生土長的林月英做導遊,一起暢遊濠江。去到松山乘坐纜車,佩明問票價,老澳門想都不用想便說38元,付款時才發覺票價只需三元!Wow,好一個老澳門!同學有興趣過大海,唔怕做老襯,歡迎找這地膽做嚮導。不說不知道,原來澳門特首崔世安先生也是基社同學,但他只在澳門培正唸小學,中學便轉了校;我猜想,他大概是「說話科」(即普通話科)不及格才逼不得已轉校吧!同學若沒有聽過崔特首說普通話,那你一定要到以下網址看看,長長見識!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XwOemRiuO5A

雖然有女同學在場,李老闆豪邁依然,毫無忌諱地講他的兩級半笑話,繪影繪聲的解釋為什麼澳門的英文叫 Macau、李嘉誠長子叫李澤鉅等。林惟良跟李超人同鄉,當下反駁說,潮州人罵人從來都不說「李澤鉅」,頂多只是一句「普洱加蔥」,他於是說了另一個斯文版本的故事,解釋小超人和小小超名字的由來。

話說李超人在一次盛宴中,傭人忽然跑來報喜訊,說李夫人誕下麟兒,請李先生為兒子命名。當時李先生正熱情招待賓客,盛意拳拳的叫人「你吃雞、你吃雞」;但原來潮州話的「吃」音「澤」,「雞」則音「鉅」,如此這般大兒子便取名「李澤鉅」。幾年後到小小超出世時,剛巧李先生又在設宴,又是不斷的叫人「你吃雞」,只是他的廣東話稍稍進步了,「雞」字讀得較準確,「吃」字卻依然脫不掉潮州腔,於是小小超便叫「李澤楷」!

自從「東雀會」光榮結束後,搵食艱難,基社的聚會大都是選在「又一棧」,但因為不是「自己地方」,訂位時不但要算準人數(難事也,你地都知基社大哥大姐幾難服侍啦!),周末繁忙時間更是限時限刻,諸多不便,於是大家格外懷念東雀會。佩明籲請李老闆慎重考慮重新開業,好讓基社同學有個聚腳點,李老闆神色凝重的說:「就快開啦,啱啱就係爭咗你個兩萬蚊!」佩明正不知如何應對,阿江笑著說:「你算好彩啦,上次佢話爭五萬架!」李老闆說:「@#!五萬蚊冇人睬嘛,唯有減到兩萬囉!」老闆繼續追問佩明:「點啫?五千都殺架!」

阿鶴雖然從事高科技研究,但在電訊溝通上卻落後得緊。連稀世珍品鄺鑑開近日都開始用手提電話了,阿鶴卻依然故我,堅持不用手機,大隱於市,高人也。說阿鶴不是稀客,絕不誇張。他這幾個月在臺北中央研究院做研究,會留至七月,並將會在六月回去美國前,回來香港一行,再跟大家聚首,希望你到時能夠過來,一起吹水瞎扯!



出席同學:區春生、陳佩明、林月英、林偉江、林惟良、李振強、梁宗岳、田榮先

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