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‎ > ‎Hong Kong‎ > ‎

2014-07-19 Yachting and Seafood

posted Jul 24, 2014, 10:41 P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Jul 7, 2019, 8:37 PM ]
不思量 自難忘
梁香蘭

李思廉招待基社同學的遊艇
遊船河那天,颱風剛過。當日上午天朗氣清,一洗夏日的鬱悶,是出海好時刻,我臨時報名參加。

在碼頭聚集了一班黑超便服男,行近看才確定那是我們的同學。田榮先,一貫的恤衫、皮帶、西褲。我問他為什麼不穿T恤呢?他說恤衫有袋方便插筆及電話;我們女人仔,揹個大手袋,袋中都不一定有筆,而男人現在連手錶都不帶,帶筆者多是文化人,榮先連遊船河都帶著墨水呢。

偌大的船,載著二十多人迎風遠去。男士們都躲在冷氣間講波經,女士則坐在上層吹海風。途中有幾個好學的男士走上來請教掌舵Caption Mak整個Panel的運作,麥Sir言無不盡的講,他們都很有興致地聽。

我們的船一路向東,途經將軍澳,清水灣,林惟良說很快便經過他任職的科技大學,田熾先說駛過去啦,林惟良說唔使啦,唔使啦,麥Sir二話不說,就往牛尾海的方向駛去。我們近距離的從海中眺望科大,這學府依山建築,佔地甚廣。阿良逐一向各位團友介紹各大建築群,他說臨海景觀最靓的就是學生宿舍。從大學扯到年青人,每一代的老餅口頭蟬:"e家D後生仔………",現在終於輪到我地講呢句說話。有些事情是一代不如一代,又有一些事情一代醒過一代,現在的父母生得少,最好的都給了他們,重點栽培下,當然是至叻至醒。

阿良又話,他在培正中六的時候學微積分,他覺得好深,好難讀,到現在他都不知道微積分對他的人生起什麼作用。他讀到中六才不明白已經很好了,我中二上張華羅老師的課,我數學基礎本來就差,加上聽不懂國語,她說垂直90度,我聽到"錐仔狗食道",我半睡半醒的時候,總是聽見"狗食道"、"尿食道"、"衫食道",我弄不懂為何上數學堂要學那麼多食道。她說矩形我聽到"巨形",她在黑板比劃,我心裡想:老師您的圓規三角尺真的很巨形。八十年代有首流行曲"龍的傳人",我隔了很多年才知道歌者唱的不是"豬籠,豬籠"你擦亮眼。

周美亮記梁祟瑜老師,我們都奇怪阿周的記憶體為什麼那麼強勁,我對她說看了她及鄭徽的文章很想回應,但不知從何說起,說的都應該是除了中文科,我其他科的成績都不好,是梁老師給予我信心……..,起碼,上課時我聽得懂他在講什麼,我才聽得出他講書時的生動,中文的有趣。

講著,講著,肚子餓了,正好同學們從下層找來新鮮水果及雪榚杯,我們正在分配刀叉之際,有一美少婦帶著燦爛的笑容迎面而來:”Hello, 我叫 Elisa.” 我以為她是我們其中一個小師妹,便很熱情的招呼她坐下,問她吃不吃水果? 她說不吃了,問她要不要雪榚? 她說不要了,我對她說你唔使客氣喎,她客氣地回謝了,並對大家說,我們的船去到什麼什麼灣便會停下來,這船有一隻橡皮艇及兩架水上電單車,到時你們喜歡玩什麼就隨意吧,我當場面紅了,原來她就是今天的主人李夫人。為免自己又搞錯,於是問同學仔,究竟誰是李思廉?她們說剛才上來介紹Caption Mak給男生們認識的那個高個子就是他,我那時無心裝載,想著基社那麼多高人,不常見的,還真認不出來。

我走到下層找洗手間,剛巧正有人使用中,坐在餐桌的一位男士跟我說,主人房還有一個洗手間,你用主人房的那個罷,我說不用急,我等等,我們說不了兩句,余家材便急急的從洗手間走出來,我真不好意思,卻因此而知道那個是李思廉。

過了一山又一山,轉了一灣又一灣。船停下來後,各人自由活動,有人玩海上滑浪,有人又自組小組會議。鄭徽為各下海同學拍照,我在船上走一回,坐在船頭臥看天海一色,很寫意。突然聽到一陣強烈馬達聲,循聲望去,原來是田榮先駕著水上電單車片過,看著他風馳電制,越片越遠,我以為他開了架Harley Davidson ,掟個左彎,抽頭又掟個右彎,在海上打圈如履平地,我們都看得呆了,鄭徽說他人格分裂又發作,我們奇怪他是否壓抑得太久了要宣洩吓。區春生專注的看著白頭車神(穿西褲的)在海上乘風破浪,我同春生講,如果榮先與你是一隻馬,我之前買你都唔買佢,春生話:"即係世界杯買巴西!"終於等到頑童回來了,我跟他說:"估你唔到喎,"榮先答:"碎料je!"

我與林月英,區春生去坐那慢速的橡皮艇,在一葉舟上,看的景致不一樣,我與山是那麼近,差一步就可觸得到,水那麼藍,欠一個身就摸得著。傍晚時分,在微風輕浪中漂浮,很久沒有嘗過海浪的味道了。鄺鑑開憑欄倚望,等著我回來,問我:好玩嗎?我話好好玩,你試吓啦,佢話,一個人去唔好ge,我話:唔緊要啦,唔好諗咁多啦,想玩就玩,想做就做,我地冇乜時間啦!終於林月英陪他玩多轉。

由於當晚七點還有個海鮮宴在鯉魚門,我們帶著不捨的心情,戀戀夕陽、戀戀黃昏。



碧海逍遙‧嘉餚美饌
(2014年7月19日海上遊與海鮮宴)
田榮先

真要閉門思過,好好的反省,為什麼大家對我有這不大美麗的誤會!

2014年7月19日,天朗氣清,惠風和暢,李思廉招待基社同學坐遊艇出海,最佳損友陳清海特地拿了六罐黑啤,要跟我隻揪,余家材竟然發現新大陸似的:「乜田榮先飲啤酒架咩?」Wow,余家材真是當我這尾文字Sin冇到,以後真要帶他出去跟我蒲,讓他長長見識,知道我這個Sin並非浪得虛名。

遊艇開到斬竹灣,停泊在海灣中心,讓大家玩各種水上活動。我本來就沒打算下水玩,偏偏余家材又在旁邊不斷慫恿,我想想,既然來到了,就玩兩手吧,大不了就弄濕一身,有什麼相干?穿上救生衣,還沒有下水,梁香蘭、鄭徽等幾位同學已經大呼小叫,很興奮似的。Wow,佢地真係當阿叔流架?既然大家那麼捧場,我自然不敢怠慢,坐上水上電單車後便「踩」盡油門,風馳電掣,在海灣連片幾個彎,翻波破浪,寫意爽快!本以為只是隨便玩玩,卻沒想到竟然引起同學議論紛飛,「嘩!估唔到田榮先手呔咁勁 ……」「嘩!跌晒眼鏡呀 ……」「田榮先失身(濕身)呀!」,真箇大驚小怪!怨不得誰,我這身裝束,橫看豎望都與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,飆得那麼凶,叫大家一時間難以適應,無怪乎坐在我後面那位教練也忍不住輕聲問:「你平時係唔係玩開架?」我沒敢將真相告訴他,免得他連夜噩夢。

這幾天,香港一直受颱風威馬遜威脅,暴風肆虐,由菲律賓直搗海南,損毀嚴峻,香港這片福地雖沒有受到大影響,但幾天來雨橫風狂,昨天還掛著三號風球,於是大家都擔心今天是否成行。我前一天向船長麥 Sir請示,看看要不要準備Plan B(i.e., 取消);麥Sir憑著豐富的經驗與詳盡的風暴消息,很有信心地推測,出海應該沒有問題,卻想也沒想到,今天不但沒有風球,更是浪靜風恬,日麗天朗,放船飄遊,最是暢懷。

我們約好1:45 pm在中環九號碼頭集合,除了陳志文,大家都準時,老早便到步。陳劍鳴致電催促,才曉得志Man記錯了日期,以為是約了明天!我是有點不敢相信,因我今早才跟他通話,請他負責帶相機,他一口便應承了;只是,在整個談話中,我只說「遊艇河」,卻沒有「多口」提醒他是今天下午!其實,我在前一天已提醒各同學今天如期出海,志Man無心裝載,一心一意以為是明天!

下了船(記得趙美娟老師教過,get on board 是「下」船,上岸才叫「上」船),李思和 Elisa熱情款待,端出豐富的水果、小吃、啤酒、汽水,我們自然不客氣,邊吃邊飲邊欣賞沿岸明媚風光。這遊艇比香港許多住家都要舒服,設備齊全。偌大的客飯廳,坐了十多人都不覺得擠,四間大套房,舒適安恬,縱使放洋遠程,也不愁無地方休息;不想蹧躂大自然的,更可以走到上層甲板,藍天碧海,盡收眼底。陳清海尤其享受坐在船頭吹海風聽海浪,唯一殺風景的,就是陪著他享受這良辰美景的,不是秀髮亮麗杏臉桃腮的美人胚子,而是滿頭白髮一臉滄桑的老同學!今天海浪本來就不大,加上船上裝置了電腦控制的穩定器,自動平衡波浪的衝擊,除了經過佛堂門時風浪稍急而有點顛簸起伏外,全程風平浪靜,波瀾不驚。

去到斬竹灣,船停泊在平靜的海灣,給大家自由活動,或玩水上電單車,或乘橡皮快艇,或臨海休憩,各安所好;但大家好像都寧可留在船上休休閑閑地吹水,沒有很多同學有興致弄潮玩浪。陳劍鳴有備而來,帶備全副武裝,衝波踏浪,相當專業。最捧場的肯定是忻尚永的兒媳,連玩幾回水上電單車與橡皮快艇,樂此不疲!玩到差不多六點,準備回程了,他倆仍在水上飛馳,要船長吹雞才施施然的回到船上。

七點鐘在鯉魚門上岸,已經有另一大班同學在龍如酒家等著我們。基社的大哥大姐向來難侍候,每次搞活動都要打電話三邀四請才賞光,更甚者要到最後一分鐘才報名,甚至不報名便直接踩上來,常常搞到我訂座大失分寸。老同學難得相聚,無所謂啦,多加兩張椅,擠一擠不就行嗎?於是每次有同學臨時報名,我總是說歡迎!

我昨天向李思的同事報人數,晚飯只有28人報名;但接著又再多幾位同學報名,在中環下船時,我跟李思說人數已增至34人,問要不要通知酒樓,好作準備,但他卻完全沒有行動。我心想,李思果然見慣大場面,處變不驚,他大概與酒樓稔熟,想要多少檯便有多少檯吧,我於是也就處之泰然。沒想到原來李思是忙著招呼同學,根本沒有聽到我講的話,及至Elisa在斬竹灣問起時,才驚覺人數已增至39人,嚇得她急急致電酒樓留座 …… 最後是40人高高興興的歡聚一堂!

余盛彪報名時,本來是替周美亮報了一整天活動的,後來美亮才改為只參加晚宴。她解釋說,實在好想跟我們一起揚波泛舟的,但想到晚上這個海鮮宴,最後決定不參加遊艇河了。我百思不得其解,遊艇河與海鮮有什麼關係,何以二者不可兼得?原來美亮許多時都會暈船,若只是普通晚飯,暈船後大不了就回家,不參加晚飯聚會;但一提到海鮮,老饕馬上兩眼發亮,不能自我,權衡輕重後決定放棄下午的節目!

今午坐遊艇出海,與晚上這個海鮮宴,李思一心款待基社同學,承擔所有費用。我們一方面感激李思的美意,另一方面又感到參與者就算不是自費也應該付出多少,聊表微誠。最後大家同意,遊船河由李思承包,晚飯則象徵式每位收三百元,不敷之數敦請李思報效。白灼蝦、椒鹽瀨尿蝦、鮑魚、豉椒蟶子皇、蒜蓉粉絲扇貝、龍躉兩吃、重皮蟹 …… 這麼豐富的菜式,誠如余盛彪社長代表基社同學向李思夫婦致謝時說,肯定是全港最平最抵食的海鮮餐!

又是傾情盡情抒情忘情的一天,衷心感謝李思廉夫婦熱情的款待,讓一班老同學重溫那段不識愁滋味的歲月;四、五十年的情誼,最難將息。

近日母校為「培正專業書院」之事鬧得風雨飄搖,多位同學都問我的看法與立場,實在不曉得要怎樣回答。我只能說,無論是「校徽事件」、「中小學一條龍」、以致「培正專業書院」,我的立場與培正同學會基本上一致;我所不認同的,是他們的處理手法。看到同學會發動全球紅藍兒女,以捍衛母校利益之名,令到紅藍大家庭矛盾重重,嫌隙深深,我只有痛心,縱使理怎麼直,氣也壯不起來了。深盼這場風暴像香港這幾天的天氣,輕輕掠過;風雨如磐後,和風麗日,花紅葉翠,讓我們好好享受美麗的一天。

紅藍情懷於我,不思量,自難忘。梁香蘭說的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參加遊艇河與海鮮宴者(26人):
區春生、陳清海、陳琪、陳劍鳴、陳佩明、陳穎安、馮順源、忻尚永(兒Ivan,媳Tomoko、女Lulu)、江若蘋(夫張金城)、鄺鑑開、林惟良、林月英、劉志恩、劉錦鍈、李志賢,李思廉(太太Elisa)、梁香蘭、田熾先、田榮先、鄭徽、余家材

只參加海鮮宴者(14人):
陳志文、蔡少海、周美亮、鍾希潔、許友明、黎秉然(太太)、林仙韻(夫Andrew)、鄧貴端、黃景怡(太太、女兒)、余盛彪

2014年7月19日,李思廉招待基社同學坐豪華遊艇出海暢遊。

Photos...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