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‎ > ‎Hong Kong‎ > ‎

2015-10-28 German Bierfest

posted Nov 16, 2015, 6:29 AM by Web Master
酒逢知己
(2015年10月28日香港酒店德國啤酒節)
田榮先

2015年10月28日十位同學歡聚於香港酒店舉辦的德國啤酒節
鄭徽圍聚了幾位喜歡行山的同學,設立 WhatsApp 群組「行山基民」,除了不時組團行山,更經常交流生活情趣,人生小品,內容健康純淨。

我頹唐,我墮落,我偏要腐敗。正當大家熱烈商討15/11行山活動之際,我九唔搭八的,忽然發起參加啤酒節!不提猶可,提出後馬上挑動起大家的酒癮,區春生、周美亮、陳清海、陳佩明反應熱烈,第一時間便報名;陳鴻基一向茹素,又積極操練馬拉松,本以為他必定不會有興趣參加,竟然又是即時報名!最後十位同學痛痛快快開懷暢飲。

香港酒店每年都在十月、十一月期間舉辦啤酒節,呼應德國的Oktoberfest。場地設在酒店六樓露天停車場,架起大帳篷,氣氛輕鬆自在,除了德國啤酒、德國美食外,更請來德國樂隊現場伴奏,熱鬧異常。會場六點才開放,周美亮和陳佩明急不及待,準六時便爭先入場,並為我們霸靚位,佔據了一張對著維港夜色的長桌子。

美亮特別帶來薯片、牛肉乾等小吃,給我們餐前佐酒。牛肉乾是從星馬帶回來的,據說是當地出名小吃,林惟良看看那包裝牌子,再望望美亮,語帶雙關的說:「廿年前好靚架喎!」(阿良,四十年前仲靚呀!)

林仙韻本來不屬行山基民這群組的,但因著這個啤酒節,被徽徽踢入局,卻原來她的酒量相當不錯,黑啤白啤照飲如儀。其實基社女同學中,實在不乏豪情女杜康,仙韻、美亮固然善飲,徽徽「帶病」,但依然和我們痛飲,佩明「謙稱」不能飲,卻搶先報名,並且喝得不少!

我年輕時很少喝酒。大學時和同學吃 Pizza,看球賽,人人都手拿著啤酒,唯獨我喝 Iced Tea,純情得可以;「可惜」晚節不保,臨老誤交損友,四十歲後開始喝啤酒,從此沉淪酒池,萬劫不復,快哉!陳清海更是最佳損友,不斷挑戰我對啤,我本來不喜歡灌啤酒的,但既蒙教授青睞,我也不得不陪他灌一杯,Wow,果然不是滋味!清海,下次免了!  *Burp*

今晚天高雲淡,氣溫怡人,與良朋知己把盞吹水,共享美酒佳景,實人生至樂。八時正,忽見天際激光四射,對岸高樓彩燈幻變,原來是每晚的「幻彩詠香江」匯演!我向來都沒有在意觀賞這些激光彩燈,但和老同學把臂共飲,傾心話舊,平時覺得商業味濃的幻燈,此刻竟感到意外驚喜,帶點興奮,帶點雀躍。

且談談,且笑笑,不知怎的,忽然談到莫詠芳,大家都說芳姐應該屬於基社數一數二的惡婆(周美亮當然絕對唔輸蝕!)。聽說 ……只是聽說,我沒有親眼見過 …… oops,應該說,我沒有「被」芳姐親眼看過 …… *Whew* …… 聽同學說,小學時芳姐和男同學打架,常常打到男同學要逃入男廁走避,滿以為是安全避難所,豈料芳姐毫無忌憚,直衝入男廁追打!

我向來與女同學河水不犯井水,所以從來沒有領教過芳姐的惡,但她的淚水,我倒是印象深刻。記憶尤深的,便是小學時打預防疫苗,芳姐例必放聲大哭。妙就妙在她不是打針時才哭,而是由老師叫大家起立,排隊下樓打針,芳姐便開始哭 — 不是輕輕飲泣,而是擘破喉嚨大喊,一邊排隊一邊號咷痛哭,響徹整幢E座,直衝雲霄!

區春生沒有轉工前,美亮女兒 Emily 原是他屬下,阿春特意叫美亮邀請 Emily 一起來飲酒,更聲言跟她的事業前途有關,語氣十足粵語殘片年代,無良老闆逼林鳳晚上出來應酬一樣,鄭徽和我都看不過眼,說阿春已經不再是Emily的老闆,不用再聽阿春支笛了!其實阿春是一番好意,雖然 Emily 只出道幾年,但已打出名堂,屬工程界明日之星,阿春去到新公司後,覺得更合適更可發揮 Emily,於是想繼續提拔世姪女(提拔?撬牆腳就撬牆腳啦!)。Emily 今晚在銅鑼灣有 Seminar,但她參加完 Seminar 後再趕過來,不忌代溝跟我們這班老餅一起癲。

林仙韻再過一星期(7/11)便會與 Andrew 搬過去溫哥華,和兒子共享天倫。臨行在即,自然百感交雜,今晚見到每位同學都熱情打招呼,更款款訴衷情:「XXX,我好掛住你呀!」搞到男同學心思思,縱一刻,也千秋,還沒有喝酒,蕩漾心頭的倩影已醉人。周美亮看穿了男同學心思,臨散場前忽然大聲說:「Winnie下禮拜就走嘞,今晚每個男同學都可以錫 Winnie一啖!」Wow,當真?我望望身旁的仙韻,她竟全無拒絕之意,只是含情脈脈的笑著,既然如此,我就名正言順借酒行兇,以身相許,送上香吻;熾先為人兄長,自然更不能貽笑大方,於是也跟著送上香吻,至於阿春、阿良、鴻基與清海嘛 …… *Sigh*,真失敗!

大學時美國有一首流行曲叫 When Will I See You Again。我本來不怎麼喜歡這首歌的,但有一晚在床上展讀剛收到的基社社訊,林仙韻在她那篇文中,細訴對同學的憶念,情真意切,讓我深受感動。文末她以這首歌 When Will I See You Again 結束,牽情惹意,耐我摩挲。自此,每聽到這首歌,感受便很不一樣。

仙韻,好好享受加拿大的寧靜生活吧!何日君再來?


出席同學:區春生、陳清海、陳鴻基、陳佩明、周美亮、林仙韻、林惟良、田熾先、田榮先、鄭徽、余熹婷(Emily,美亮千金)

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