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‎ > ‎Hong Kong‎ > ‎

2016-09-24 BBQ

posted Oct 3, 2016, 4:38 P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Oct 3, 2016, 5:01 PM ]
天涯共此時
記2016年9月24日BBQ夜
田榮先

2016年9月24日﹙農曆八月二十四﹚,基社同學在李振強、鍾希潔家天臺燒烤追月
2014年紅寶石禧加冕後,我跟籌備委員會建議,希望以後每年最少搞兩次大型活動,圍聚同學,但卻苦於欠缺余盛彪社長經常問我的「排頭」。

今年四月,余社長先搞了個響噹噹的名堂「登陸大公宴」,近五十位同學出席,熱鬧異常。趁這個勢,我八月初再和幾位社長商量,建議九月再搞個中秋團圓。幾通WhatsApp,很快便定好了日期,更得到李振強、鍾希潔俯允開放府第,任我們亂搞,肆意縱情。

消息公佈後,區春生一貫即時回覆,只是他這次不是報名而是婉謝,因為他的公子剛好那期間在Toronto結婚,無暇分身。阿春出席不出席都即時回覆,我不驚奇,令我驚訝的,是陳佩明報名後,第二位報名的,竟然是董鳳蕙!董董向來唱慢板,常常要等到最後一刻,考量再三才報名,但這次居然這麼早便報名,我感動得馬上讚好,董董一語道破,回覆說「李公館是大家經常聚會的地方,有溫馨自在的感覺」!

每次在李老闆府上聚會,老闆娘都格外緊張,老早便開始準備,唯恐待慢。都是認識了半個世紀的老同學了,老闆娘實在不用那麼客氣。以往她是一天幾通追魂Call,隨著科技進步,現在改用WhatsApp追逼,不斷要我交人數。老闆娘追得緊,我也不得不向佩明施壓,也要她交人頭。大家都清楚,基社許多貴人都事忙,不親自邀請,總是愛理懶理的。我打電話給許友明,他二話不說便一口答應,我馬上罵他為什麼不主動報名,他居然理直氣壯的說:「我知你實會打電話來格!」

最近天氣不大穩定,既鬧雷雨,又鬧颱風,但今天風日晴和,入夜更是晚風習習,歲過中秋,果然帶著幾分秋意。除了林偉江和葉家寶臨時來不了,共有三十二人出席。阿江今午遺失了錢包,搞到一身麻煩,所以來不了,希望他補辨證件一切順利。家寶的底子向來不大乾淨,臭名昭彰,上次誓神劈願矢志洗底,大家都寄予厚望,但說到底還是身不由己,由最初報名出席、再改為飯後才過來坐、到最後甩底,箇中緣由,我不清楚,家寶自己向 Honey 交代好了!(那個Honey?好惡死嗰個囉!)

見到林惟良,大家都一臉驚喜上前打招呼:「真係好耐冇見喎!」,阿良真要三省九思,努力為自己洗底。另一位稀客曾慶珏不但賞光,更別具心思帶來幾打自己精心燻製的「流沙燻蛋」,不但味美,賣相亦相當吸引,大家都爭著吃,更紛紛索取秘方。燻蛋製作需時,勞心費神,衷心感謝慶珏!

除了阿良和慶珏,今晚不乏稀客或半稀客,但真正的稀客卻是沒有多少人認識的李逸樵。其實逸樵幼稚園已入讀培正,小三棄暗投明,轉過來基社,唸到中一卻因盲腸炎而被逼停學,最後轉了校。他記得的同學只有王日祥、倫志文、和曾慶珏,寥寥無幾,又說因為曳,所以不會有同學記得他。劉志恩聽後不服,說真正曳仔一定有人記得,質疑逸樵作大,根本就未夠班!其實逸樵的經歷相當傳奇,但也因著經歷過這種種挫折與奮鬥,讓他更能體會「弱勢」同學所面對的困難,他現在是慕光英文書院校長,祝福著許多青少學子。

陳劍鳴中學當童軍,郊野煮食是用乾柴枯枝,並限定三枝火柴便要燃起爐頭。現在不但有電子火種和炭精助燃,更有芭蕉扇(電動風扇)煽風煽火,真是易過借火!再加上劉志恩、黎秉然、余家材和李逸樵在旁落力幫忙,不費力便將四個火爐燒得烈焰烘烘,火候十足,大家都讚好。

張金城今年出任浸聯會執委後,再出任培正同學會勤社社代表,希望成為同學會與浸聯會間之橋樑,加強兩者的溝通。金城兄在座,許多同學都關切問到最近母校、同學會、與顧明均學長間的轇轕。母校近年是非不絕,爭端無間,不管孰是孰非,受傷害的始終是母校,令人痛心。最令我不憤的,就是爭議者都是熱愛母校的紅藍兒女,都是打著正義旗號,為愛護母校而有所堅持,但結果卻是你我水火不容,不斷殘害紅藍情誼,悲乎。

董董忽然捧出蛋糕,是誰生日?原來她和佩明都是九月生日,所以帶來蛋糕和同學一起高興。唱過生日歌,林惟良輕聲問我:男同學是否可以吻壽星女?我仗著喝了點酒,膽子壯起來,代阿良大聲問,董董半推半就的,只和阿良輕抱 …… 就咁咋?噓!阿良不帶頭,我也無從借酒行兇了!

今晚老闆娘準備了豐富食物,牛扒、牛仔骨、豬扒、雞翼、花甲、青口、秋刀魚、炒麵、炒米、春卷 …… 紅酒、白酒、啤酒、果汁 …… 應有盡有,人人都吃得開懷,飲得暢懷,談得傾懷。

實在感謝李老闆和老闆娘熱情款待,為了這個聚會,老闆娘確實忙了好多天,務求周全無遺。李老闆向來對基社同學疏財不拘,他本要作東招呼老同學的,他這麼熱情,害我又要惺惺作假扮客氣,堅持一定要大家分擔費用,周旋再三他才答應收錢。老闆的「千金」Vancy和「犬兒」Earnest都有上來跟眾「叔伯」和「姐姐」見面,禮數周到,可教也!

翻看網頁,上一次在李府燒烤,是三年半前的2013年1月,當時神經兮兮的徐六郎也在。他去年11月確診患上腸癌後,搬進Marriot酒店養病,我在12月探望過他,當時還是談笑自若,精神很不錯。農曆年後,本想著再去探望他,但他卻已搬離了酒店,手提電話打不通,電郵也沒有回覆,當時已心感不安,但又無法聯絡上,只有默默送上祝福。今年七月,何志明告訴我,他在Facebook 上看到其他人的貼文,說六郎已離世!我與六郎談不上熟,但想起母校的歲月,親切情懷總是揮之不去,感慨不已。六郎,安息吧!

到了這把年紀,去日長,來日短,時不我予,於是總是很想跟老同學多點相聚。每次見到面,彷彿尋回久違的青蔥歲月,是這麼遠,卻又那麼熟悉。也許,有同學因各種原因而不能來,但無論身在何方,每當明月當頭,願你我都共此時,互送祝福。

出席同學:陳清海、陳志文、陳   琪、陳劍鳴、陳佩明、陳穎安、周美亮、鍾希潔、馮國華、馮順源、許友明(太太Elaine)、江若蘋(夫婿張金城)、黎秉然(黎太同來)、林惟良、林月英、劉志恩、劉錦鍈、李振強、李志賢、李逸樵、李思廉、田熾先、田榮先、鄭   徽、曾慶珏、董鳳蕙、王瑞華、余盛彪、余家材

Photos...


2016-9-24  李府天台BBQ後記
周美亮

在李府歡聚多次,打邊爐、大閘蟹、印尼美食、自助餐、咸魚粵菜…,豐富味美,這是我參加的第二次燒烤。翻看基社網頁,田榮先記下了「2013年1月26日李振強、鍾希潔府上溫馨燒烤夜」,當晚他和許友明、林月英、徐六郎四人拍了張客屬同鄉合照。這夜,照中人缺了徐六郎出席;有傳徐六郎已經辭世,電話電郵都聯絡不上,卻至今未能証實。馮順源說三月在沙田醫院探望他,當時病情已是末期了。

記得徐六郎、陳耀德、文珠妹、和麥立三等都住在新界。中二善那年,自然科笑面虎叫我們回家種粟米、蠶豆等,同學們領了種子回家,慎之重之地把種子放在濕水棉花上,天天看顧在玻璃杯中生長的幼苗,好不容易待見有枝有葉長到幾吋高,滿有成就感地呵扶回校交戰績。呀,誰的高半吋、誰的葉較大、誰的……怎麼,徐六郎抬了棵樹走進課室!他在田地裡種的粟米竟已高數呎,那可不是我們認識的玻璃杯粟米呀!那天他可神氣極了!

徐六郎在某些方面是較特別的,我和他並不投緣,但想起少小時候片段,還是親切的。在2014年尾加冕慶典謝師宴上,梁崇榆老師並不記得他,他卻親熱地熊抱加親吻,把老師嚇了一下。他在美國多年,近年在港才再踫面;上次BBQ同學們說起陳聰離世,這次說起徐六郎,下次又會說起誰呢?

2013年燒烤聚會,田榮先寫下了:
除了邵伯母,另一位外來客徐六郎自去年便從美國回來了,並準備獃在香港至今年八月,問在這裡有什麼勾當,他總是顧左右言他,笑說自己「走水貨」。見到梁香蘭,六郎硬是叫不出她的名,說只記得她「曾經患癌症」,旁邊的周美亮馬上兩手各豎起三隻手指,叉著六郎僻邪,反而「身罹絕症」的香蘭百無禁忌,笑到眼淚直流,唔病死都激死!雖然很多同學都質疑,到底六郎是不是基社同學,但田熾先和我都曾跟他同班,可以作證,不由你不信。

客屬同鄉:徐六郎、林月英、許友明、田榮先

客屬同鄉:徐六郎、林月英、許友明、田榮先
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