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‎ > ‎Hong Kong‎ > ‎

2011-12-17 培正同學日

posted Dec 24, 2011, 5:21 P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Sep 6, 2017, 9:18 AM ]
那些年
記2011年12月17日 同學日
田榮先

又到了同學日。

剛到母校便被纏著申請建設銀行與培正合作的「銀聯」信用卡。我本已有多張信用卡,根本沒有興趣再申請其他卡,但這張卡既有培正之名,每次簽帳又會撥捐0.38% 給母校及同學會,實義不容辭,於是馬上填表申請。

信步走到中小學間的大樓梯,剛社(1971)學長正在集隊,為四十周年紅寶石禧拍照留念,陳志文大聲吆喝著,為各人排位。我站在一旁觀望了一會兒,憧憬著我們三年後的紅寶石禧。去到中學部,見到銀禧加冕班晶社(1986)同學,跟認識的學妹閒談間,一位學弟忽然走過來,我望著他胸前掛著的名牌,嚴肅的直呼其名,問他認不認得我。那學弟一臉茫然,恭恭敬敬回答說不認得。我於是再嚴肅的說:「我做過你班主任架!」

「吓?」他既困惑更戰兢。旁邊的學妹忍不住笑出來,他才知道被戲弄!我這副尊容,確是甚有睇頭!

這時,馮順源剛好來到,於是一起逛;先去參觀紀念辛亥革命百周年的展覽。1946年級雁社周耀祺學長為這個展覽提供了大量珍藏,沿著革命足跡,為這段劃時代的歷史作見證。原來孫中山先生與培正甚有淵源:孫總理長子孫科先生,曾任培正小學校董,後人更有多名紅藍兒女;深遠緊密的關係,使這個展覽更具意義。

看完展覽,再去小學部。黃景怡正陪著寶貝千金凱琳,排隊玩攤位遊戲。凱琳眉清目秀,標緻可人;身材高 ,卻完全不像是小學一年級的小妹妹。金魚拖著凱琳到處跑,滿臉幸福,我忍不住投下幾分艷羨。我兩點鐘便來到母校,簽到簿上第一個簽到的是陳廣志,但卻沒有踫上;想他必定跟金魚一樣,陪著太子通處跑,玩遊戲。

舊禮堂已拆卸多時,新大樓終於建起來了,但好事多磨,因著一些條例而七拖八延,至今仍未能啟用。新樓樓高十六層,比起旁邊低矮的校舍,顯得高聳突兀。我是有點感慨,每次回到母校,總是想撿回幾分失落的老情懷;但小學部的校園,只剩下C座〔當年小學校務處、書局所在那座「大樓」〕是我們昔日的原來校舍;除此,其他都拆掉重建了。中學部除體育館外,舊校舍基本上仍然保存著,但新樓林立,整個校園都顯得狹小侷促。新樓設計夠現代、夠先進,欠缺的是那幾分窩心的典雅,走在裡面,總是不爽,熟悉裡難免感到陌生。

三時餘到禮堂參加同學日大會。我每年都有同樣感受,總是覺得同學會應該想想,怎樣改變大會形式,使這個典禮更有意義。像今天,前半部冗長的報告、儀式不說,光是禧慶便有十一社,除了1941年級磐社學長沒有出席外,仍然有十社加冕。各級社坐在臺下乾等,都顯得不耐,完全沒有留神參與臺上的慶典;輪到自己那社了,便匆匆上臺拍照,然後又匆匆散去。觀禮嘉賓愈走愈少,到最後珍珠禧加冕的勁社(1981),臺下賓客零落稀疏得十指可數。我每年都堅持全程全情參與,雖然感到悶,但看見這凋零光景,更是不敢怠慢,於是格外用力拍掌。

暌違多時的冼棟榮也曾現身,但只小坐片刻便離開,來去匆匆。阿冼自稱是工作狂,除打理診所外,經常有到內地講學,兼作顧問醫師。他跟我說起同學:「葉豪華、林偉江、仲有 ……(稍頓)…… 死勒,冚家祥中文名係乜嘢話?」

冚家祥?我倒不知同學中有這麼響的名堂!大家不妨猜猜是那位同學,謎底見文末。

今年的大公宴席設旺角倫敦大酒樓,筵開近八十席。

培正龍頭老大哥,1933年級奮社鄺文熾學長特地從美國飛回來參加同學日。鄺伯雖然已屆九十九高齡,卻頭腦清晰,精神矍鑠,說話口齒伶俐,聲若洪鐘,走起路來更是腰板畢直,健步如飛。他不以年事高為忤,為紅藍事務不斷奔走美港粵;見到這麼可愛可敬的老大哥,由衷的走上前問候致意。

李仕浣校長服務母校四十三年,春風化雨,作育菁莪,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的紅藍精英。我中學時無緣受教,但李校長每次見到我都很熱情親切,總是搭著肩膊說話,不光是老師對學生的關懷,更加是學長對學弟的照顧。他2012年1月31日便正式榮休,教過基社同學的老師,他是最後一位退休的了!祝願校長卸下工作重擔後,生活充實愉快,精神爽朗,身強體健。

陳祿開這兩年都有回來學校為銀禧班加冕,晚宴則以加冕老師身份坐在老師席。陳志文只是忙著工作,要坐下來喝一口湯都沒有時間,今晚更是忙得想跟同學拍張合照都無暇。

葉家寶在亞洲電視多年,雖然歷盡風雨飄搖,幾度改朝換制,卻屹立不倒,家寶笑說「就黎冇糧出啦!」他致力推介明晚的「亞洲先生選舉」,希望同學可以到現場觀賞,反應卻很一般。坦白說,我對「亞洲先生」是沒什麼興味;我反而有跟家寶提議,是否可以安排男同學幫「亞洲小姐選舉」在幕後當義工,讓我們回饋社會,可惜家寶沒理睬!

周美亮一如既往,像狗仔隊般拿著照相機到處跑,見到認識的老師、舊同學,她都不甘心輕易放過,馬上抓住拍照。

我今晚特別高興的,是重見許多小學同學,前塵舊夢,歷歷在目。

游中和小四與我同班,之後便很少踫頭;離開培正後,更是四十多年沒見過;但我今晚居然一眼便認出他,游狗真是駐顏有方!在培正的悠悠歲月裡,小五是我其中難忘的一年。班主任沈乃慈老師勉勵無間,愛護有加,讓我在成長中得到肯定與鼓勵,建立自我。今晚喜見昔日小五望班同學:葉豪華、何德正、謝民佑,和葉啟恩。

葉豪華最記得謝民佑經常受罰,他亦直認不諱;其實民佑並不壞,只是比較粗心大意,少不免要老師特別關照。何德正自詡為五朝元老,始於賢社,最後是捷社畢業。當我帶他跟葉啟恩相認時,他驚訝的說:「吓?佢係葉啟恩?條契弟以前成日同我一齊玩架!」紅藍情誼就是這麼奇妙,儘管多年不見,一踫頭便很自然的感受到那份親情,無所不談,言無不歡。

除了小五望班外,中一光班也來個小團圓:周美亮、陳佩明、李志賢、陳同,和葉啟恩。其他基社舊同學還有方嘉駿、何幹謙、莊潤祥、林韻嫻等。

晚宴完結前,同學會為母校拍賣籌款。多位學長,包括李仕浣校長,都捐出珍藏,為母校盡一分力。競投雖談不上熱烈,但在一片歡笑聲中,晚會總算圓滿結束。

跟老同學一起追憶美好的老歲月,印象斑駁、漫漶、縹緲,內心卻溫煦、親暱、感動。鍾麗芬說我整晚都是咧著嘴笑,當中歡愉,盡在不言中!

* * * * *

後記:同學日後兩天,收到前副校長陳德恆老師電郵,寄來他參加捷社珊瑚禧活動,與趙美娟、陳燿旭、周美好三位老師的照片。趙美娟與陳燿旭都是我很尊敬的老師,當年苦口婆心,循循善誘的教導,終身受益,未敢或忘。電郵中,陳副校長讚周姐姐美艷如昔,是拜修讀生物之故。早知如此,我便專心致志的鑽研生物了!

謎底:冚家祥 = 李振強

出席同學:陳志文、陳祿開、陳佩明、周美亮、鍾麗芬、馮國華、劉錦鍈、李志賢、倪林春、黃循紅、黃景怡、葉豪華、葉家寶、田榮先

菜譜:鴻運燒味拼盆、翡翠玉蝦仁、香酥荔芋卷、富貴香檳雞、紅燒雙喜魚翅、花菇田園蔬、清蒸游水雙黃立 、當紅脆皮燒雞、生炒糯米飯、長春伊麵、百年鴻運、環球果盆

大公宴席設旺角倫敦大酒樓,筵開近八十席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