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‎ > ‎Hong Kong‎ > ‎

2012-01-14 李仕浣校長榮休晚宴

posted Jan 31, 2012, 9:44 PM by Web Master
菁莪樂育‧桃李騰芳
記2012年1月14日李仕浣校長榮休晚宴
田榮先

大家都習慣叫李校長做李仕「遠」校長,但我清楚記得,中二時梁崇榆老師教過,「浣」讀作「碗」;「浣紗」,或詞牌「浣溪紗」,那個字都是唸「碗」,不是「遠」;我於是一直都執著的叫校長作李仕「碗」校長,別人聽來,感覺怪怪的。今晚,李校長的同班同學陳元廣學長,上臺第一件事,便是更正大家的謬誤,為校長「正名」。

這晚,在百樂門宴會廳,雲集了李校長真社同窗、幾代的學生、學校老師、校董,以致浸聯會的領導層,筵開近六十席,為校長四十多年來服務母校,春風化雨,奉獻教育而濟濟一堂,獻上感恩。

李校長1968年開始服務母校,先在中學任教英文科,1974年調任小學部主任,1984 年培正小學獨立後,出任第一任校長,領導全校師生,教學相長,英才輩出,懋績崇勛。2012年1月底正式榮休,服務母校逾四十三年,創下培正「健力士」紀錄,不但前無古人,後亦難有來者!

海峽彼岸的曾慶瑜,今晚特別趕過來參加盛會。慶瑜此行,匆匆幾小時,是摰誠的為校長送上祝福。這天,臺灣為了總統大選而鬧得沸沸揚揚,慶瑜在早上投過票後,馬上飛過來,以歌聲獻心,然後又趕乘最後一班飛機回去臺北。她不但專程來港獻唱,更自掏腰包,請人設計裝置場地的音響。她一個星期前告訴我她這份心意,叫我感動不已,馬上請同學會安排配合;可惜大會早已訂定冗長程序,大家都坐得不耐煩,再加上場地嚌嚌嘈嘈,我們坐在大堂後面的,根本無法欣賞慶瑜的歌聲。反而在大會開始前,我六點鐘到達會場時,慶瑜正在唱歌試音響,歌聲優雅,情韻延綿,讓我靜靜的享受了短短的個人演唱。

我對慶瑜認識並不深,於是在前一晚按網上資料草擬了簡介,準備給司儀介紹;慶瑜一看便皺眉說悶,接著從手袋裡拿出她自己草擬好的簡介。我沒有那份手稿,只記得她自稱是香港製造、香港交貨的香港土產,並強調她是歌者而不是歌星;而其中叫她感到自豪的,是主持了臺灣電視史上的最長壽節目:「點燈」(十八年);至於香港小姐的榮譽,反而隻字不提。慶瑜履歷中,最叫我艷羨的,是她自詡近年是以遊戲為正職!

在培正唸過小學的同學,都會記得慶瑜令慈楊錦文老師,教我們「說話」,也就是現在說的「國語」,或「普通話」。當年,香港在殖民地教育下,很少學校有「普通話科」,母校卻高瞻遠矚,規定小五、小六都要上普通話課,雖然學得也真是挺普通,但從小訓練語文,打好根基,終身受益。

李振強和關溢康都說楊老師兇,說「從來沒有人未被她罵過」。雞糠對楊老師印象尤其深,氣憤憤的說他有一次上課談話(大概以為「說話」堂是可以說話吧),被楊老師抓個正著,罰抄課文七次。但雞糠居然置之不理,一星期後加刑至罰抄十四遍;可雞糠卻仍然不知死,竟然繼續搞對抗,楊老師勃然大怒,一個禮拜後又再加刑至二十一遍!最後,雞糠只好動員全家老少,但凡識寫字的都要動手幫忙抄寫,終於如期交貨;但一份功課出現了五六種字體,楊老師一眼便看出,結果當然是要見家長!

今晚基社訂了兩桌,但培正同學會溝通有誤,竟然只安排了一席給我們!幸好我到得早,基社名堂響,手瓜又夠硬,同學會馬上將旁邊那桌勻給我們,兩桌同學坐在一塊,熱鬧哄哄。

葉豪華前兩天才經林仙韻報名參加這個聚會;我打電話罵他,怪他不但是最後一位報名(也因為曾慶瑜臨時安排坐到嘉賓席,才騰出一個空位!),更怨他大細超。我多次邀請他,他都不瞅不睬,仙韻一個電話,他便馬上應邀。豪華笑說我每年都邀請他十多次,推掉十次八次也只等閒;但仙韻十年才邀請他一次,不好推!

黃正坤退休已幾年,依然享受著悠閑生活,做「多年想做但無時間做的事」。上次同學日聚會,他本來很想參加的,但卻要「陪」個仔去歐洲旅行,說得好像很無奈,真搞不過這些退休人士!正坤好學不倦,不斷進修,更考獲清華大學沙紙,認真唔簡單!

陳祿開仍然孜孜不倦的在長洲教書。他雖然住在美孚,但近二十年都是在長洲或大嶼山當老師,不辭勞苦,忠心的服侍離島學子,默默耕耘,潤物無聲。

李振強一貫的沒正經,整晚瞎說胡扯。他惱我洩露了他「冚家祥」的大名,除保留法律追究權外,更誓言要冼棟榮擺酒謝罪。上最後一度菜「一品燒雞」時,關溢康說現在的雞都是打針雞,所以不敢吃;李老闆卻一本正經的,說他壞就壞在自幼愛吃雞,無雞不歡 …… 「所以食到我個胸咁大!」(女同學跟李老闆學嘢喇!)

今晚席設百樂門宴會廳,也就是原來的豪華大酒樓;比起舊酒樓,裝修美侖美奐,菜式亦不錯。陳佩明說「百樂門」是老字號,中學時已聽過;但我印象中「百樂門」是戲院,而不是酒樓;梁香蘭窒我說:「乜唔係舞廳咩?」我回敬說:「係舞廳你又咁熟?」豈料四月姐更絕:「我地中學時做兼職嘛!」

坦白說,這頓飯實在吃得不很痛快:場地吵、程序悶、時間長。但大家都很想向我們敬重的校長致意,於是也就樂於參與。基社特別買了Mont Blanc 原子筆與鮮花,並由馮國華與林仙韻代表我社同學獻禮,再請曾慶瑜獻花給師母,並送上香吻與擁抱給校長,聊表敬仰微誠。

菁莪樂育,桃李騰芳。獻身教育的李校長實當之無愧!衷心祝福校長退休生活如意,身體健康,主恩永偕!

* * * * *

1963年真社畢業同學錄,對李校長有如下的描繪:

李仕浣
別號浣姐,但無女子之氣,性溫有禮,熟慮深思,上課專誠,下課輕鬆,尤其愛好文學,曾為本班生活,領導得生氣勃勃。以君之力,以君之性,拂高天之雲翳,抑日月之光輝,期可待也。


出席同學:區春生、陳劍鳴、陳祿開、陳佩明、周美亮、鍾希潔、馮國華、何志明、許友明、關溢康、李振強、李志賢、梁香蘭、梁崇禮、林仙韻、倪林春、田榮先、鄭徽、黃正坤、黃景怡、黃循紅、葉豪華、余家材

沒有同席同學:陳志文(工作)、江若蘋(勤社席)、江漢文(勤社席)、羅志強(校董席)、曾慶瑜(表演嘉賓)

菜譜:鴻運乳豬大拼盤、沙汁大蝦球、翡翠珊瑚炒帶子、黃金百花球、瑤柱海皇羹、蠔皇海鮑片鵝掌、清蒸游水大石斑、百樂門一品燒雞、福建炒飯、幸福伊麵、鴛鴦糕點、鮮果拼盤
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