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‎ > ‎Hong Kong‎ > ‎

2010-10-25 與朱秀蓮餐聚

posted Nov 25, 2010, 10:14 A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Sep 6, 2017, 11:20 AM ]

故交‧新情

〔記20101025日與朱秀蓮餐聚〕

田榮先

 

大家都依稀記得朱秀蓮的名,但跟她有什麼往還,卻又說不出所以然。秀蓮到香港前我問她有沒有要好的同學要我替她聯繫,她也直說,中學時都是靜靜的,沒有跟那一位同學特別相熟。既然情不投,意不合,我也就順其自然,只通知時間地點,願者上釣。沒想到,只短短三天的通知,卻招來了十五位同學,鬧哄哄的相聚於又一城的翰騰閣。

本來,東雀會是基社飯堂不二之選,佢老闆呀,一聲唔 Do,悄悄的便在今年七月關門大吉,光榮結束前也不擺上十圍八圍,宴請十方友好,更害我為了這個餐聚要到處搵食。

今晚出席的同學不乏稀客,其中叫大家最吃驚的要算是黃婉思,這位十年難逢一潤的珍品,今晚居然自動獻身,真是非同小可!細問下才曉得,原來魷魚絲中學時是秀蓮的鄰居,兩人多年不見,難得聚舊,格外高興。

莫詠芳前一晚剛從美國回來,踫到這個聚會,自然也來湊湊熱鬧。芳姐左眼戴著黑眼罩,女海盜模樣,滿以為芳姐還要趕下場,參加Halloween Party,卻原來她暑假時,在家裡地庫,失足滾下樓梯,腦部受震蕩,瘀血壓著神經,致左眼不能張開,經過三個月的治療,左眼勉強能夠張開,但卻仍然是見到雙重影像,需慢慢調理。芳姐為人樂天,沒有因為眼患而稍減意興,沒有因為時差而放慢步履,整晚滿場飛,不但一身招牌紫,更不斷招搖著近日新買回來的紫色照相機,真搞不過她!

梁香蘭三年前動了換腎大手術,看她今晚神采飛揚,談笑風生,比我老人家還要精神。她說起多年前,有一次跟一位朋友打高爾夫球,被編排與兩位陌生男士在同一Flight打球,最初不以為意,但愈打便愈覺得對方其中一人面善,最後忍不住相問,原來彼君正是余盛彪社長!其實,幾年前我已聽過這個故事,當時聽她說與阿虎同一Flight,還以為是說同一班飛機,於是傻乎乎的問她在那裡打球,香蘭不知道我這大鄉里問這問題的原由,爽脫的答:「係深圳之嘛,好近啫!」坦白說,我當時真的不解:「咁近都要搭飛機?」幸好沒有說出口,否則真要被四月姐笑到面青。

李振強本來報了名出席的,但一如既往,佢老闆話來就偏唔來,而老闆娘鍾希潔說好了會遲到,卻拿捏得準,剛上第一道前菜便施施然走進來。老闆娘整晚抓著攝影大師陳志文討教,志Man 亦夠耐性,既講解又示範,過了幾招竅門;可當我拿我的傻瓜機給志Man 時,大師為之束手,拍出來的照片不是人人都面無血色,就是天昏地暗,怎麼都舞不掂這部機,我只有慨歎,誰叫你不是靚女?

澳校基社林月英同學繼續致力維繫港澳紅藍情誼,熱心參加我們的活動。雖然月英跟我們的成長環境不同,認識的老師同學不一,無異的是大家都是在紅藍精神下孕育成長,同宗同源,一脈相承,一家人也。

今晚與「大家都不大相熟」的朱秀蓮聚首,我是感受不到任何拘謹,無邊無際的,人人都談笑自若,興致高昂。況且,說沒有人認識秀蓮,我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,陳佩明、陳穎安、劉錦鍈、及梁香蘭幾位大姐,便力指在培正時從來都沒有見過我,平白無端的卻忽然在銀禧加冕時「冒」出來。這個「冒」字,可圈可點,是說我冒牌、冒充、冒認了,真叫我冒冷汗。幸好在座的林仙韻與莫詠芳仗義執言,慷慨陳辭,力證當年小五與小六都是和我同班,平反之餘,更教我感動的,是原來小學時已經有女同學留意著我,害我當下自我陶醉,遐想翩躚,興奮了一夜!

 

出席同學:區春生、陳志文、陳佩明、陳穎安、朱秀蓮、鍾希潔、馮國華、何志明、林月英、劉錦鍈、梁香蘭、林仙韻、莫詠芳、黃婉思、田榮先

 

菜單:涼拌手撕雞、雞絲粉皮、京式烤米鴨、古法雙冬牛坑腩、瑤柱鮮菇扒翠苗、士多啤梨沙拉骨、崧子生菜鴿鬆、玉蘭炒臘味、蝦籽海參爆清遠雞、鮑汁瑤柱琵琶豆腐

後左起:莫訪芳、馮國華、區春生、何志明、陳穎安、劉錦鍈、陳佩明、林月英、梁香蘭前左起:田榮先、鍾希潔、陳志文、朱秀蓮、林仙韻、黃婉思

Photos...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