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‎ > ‎Hong Kong‎ > ‎

2013-11-23 李公館大閘蟹宴

posted Dec 2, 2013, 6:36 A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Dec 2, 2013, 6:45 AM ]
開心又一天
(記2013年11月23日李公館大閘蟹宴)
梁香蘭

鍾希潔很好客,經常招呼我等損友去李公館open rice。
秋風起,十月尖,勿談膽固醇上到邊…

上週六我們一行十多人在她家吃大閘蟹,她親自去九龍城逐隻選購。我很少吃大閘蟹,也不懂得吃,所以認購了半隻,不知是少食多滋味,還是這一水的蟹特別甘香,吃了半隻後很想添食,但我食療的quota 有限,於是問鄭徽要多幾隻手手腳腳,而其他人都是一隻起兩隻止,陳佩明一口也沒有吃,我們問她不喜歡吃大閘蟹嗎?她說過兩天抽血,所以要忍口。潘錦明要了兩隻,我看她吃得很滿足,問她為什麼不多要一隻呢,她說怕膽固醇超標要食藥,我問她年輕時一次過會吃多少隻,她說八隻!吓,八隻?

是的,年輕時的放肆,年老時是要還的。我年輕時很喜歡睡覺,任何時間任何地方都能睡個飽,現在卻經常輾轉難眠,從前過目不忘,現在過目即忘,從前最大的使費是吃喝玩樂,現在是睇醫生、買藥及做手術。周美亮說早前做了幾次手術,每做一次麻醉一次,越麻個人越無記性。我間中斷片的情況更嚴重,很多時講著講著,都記不起本來想講的是什麼,所以不時講D唔講D,做D唔做D,記D記唔到D,諗得出做唔到,做到又做唔好,做得好又會做得好辛苦,從前有心有力的時候不出心,到如今,心還在,可惜已經力不從心了。

我們經常去李公館,我卻從來沒有見過李家主人李世伯(即李老板的老板),那天晚上準備開餐, Heidi說:我老爺回來了,你們上樓跟他打個招呼吧。李太一聲令下,我們整齊列隊上三樓拜見,李老爺坐在太師椅上開心地點頭跟我們打招呼,場面有點像毛澤東在天安門上揮手;當我跟著蛇餅緩緩落樓而在梯間相遇對頭的龍尾時,畫面又像電影中的‘唐伯父點秋香’ ,幾搞笑。

現在的手機有很多功能,又能拍照又能上網,我不習慣大家吃飯時個個搶著拍食物及低頭篤篤篤,但如果我沒有參加那次聚會,又會心思思上網期待同學們的現場直擊報導。陳佩明在今年的大公宴上即時發了照片出來,我看到鍾麗芬回來了,本來約了她一齊來吃大閘蟹,但當天她抱病未能出席,我們緣慳一面。林仙韻與陳之信同來,陳之信第二天搭早機回Houston,都要趕來與四十年不見的同學聚聚,另外還有兩位稀客崔南芳與陳琪。講起兒女經,崔南芳生了三個女一個仔,現在大女生了個仔,她終日弄孫為樂,而陳珠寶生了三個仔,現已有兩個孫女,每日為兒為孫車出車入,忙得不亦樂乎,她們的下一代再加下一代能湊夠一個"好"字,老懷好安慰。席中有人提起當年冼詠綺生了八個!吓,八個?

一身兒女債、兩老半生勞?!

陳之信早走,我們提前結帳,李太話大閘蟹每隻一百三十五元,你們自己吃多少隻你們自己計,鄭徽話不要逐個計了,每人三百五十元吧,大家不敢兩頭望,速速放下銀兩。

董鳳蕙很享受李家的天皇按摩椅,我未試過又想試試,佩明敬老,讓我安坐,幫我按制,很快的一個八分鐘全身速按過去了,我讓下一位,鄭徽話:"你按得咁舒服按多次啦,三百五十蚊包埋架"。於是我又按多個療程,完畢後佩明剛按完另一個細小的局部按摩,對我說:"你試埋呢部啦,呢部都好舒服架"。我便將部按摩機放在後頸的位置試試,正在閉目放鬆之際,聽到她們都在談論明年的社慶活動,有人提議去遊船河,李太即說很怕遊船河,想當年與李振強渡蜜月搭大船暈船浪,除作嘔作悶外,眼前景物如洗衣機般擺左擺右,向前又倒後,她講得越慘周圍的笑聲越大,我越聽越不對勁,睜開眼問佩明:"這個療程幾多分鐘呢?我覺得李太部洗衣機來了我的後腦呀"!佩明說:"這部機唔識自動停架!"吓?我按停部機後,同鄭徽講:"你都等咗成晚,不如你試吓呢部機,等我睇吓我剛才既表情係咪好戇居"?不問尤可,問了之後無人肯試那部停不了的fling頭機。

在李家嬉戲耍樂是很盡興的,有那麼寛敞的地方,那麼周到的主人,那麼精美的食品,那麼神奇被震的玩意,至今還是只此一家,別無分店。

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