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‎ > ‎Hong Kong‎ > ‎

2014-06-25 與梁崇榆老師茶聚

posted Jul 6, 2014, 9:22 A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Jul 8, 2014, 9:15 PM ]
與梁崇榆老師茶聚
跑馬地 祥興咖啡室  2014年6月25日(星期三)
周美亮

有幾位同學都說對中二善班特別有印象,那年,1969年,梁崇榆老師是我們的班主任。

二十多歲的俊俏高個子,走路筆挺,神采飛揚,友愛偏心(就偏愛中二善班的,怎樣?!);還介紹女朋友給我們認識,之後開心地向我們道謝,說我們給他在女朋友面前加添了不少好分數,老師那戀愛中的甜蜜笑容,至今難忘。梁師母斯文和藹,我們都很喜歡她呢!

孔子、孟子賢師也,我們的梁子誠亦良師也。我對中國文學的喜愛,根深於梁子。鄭振鐸中國文學史、唐詩宋詞元曲在老師教導下是無比迷人,他講授了很多課外讀物和知識:晚清不平等條約、國共、汪精衛、陳獨秀、端木蕻良、魯迅……,使當時混混沌沌的我們有點震撼,印象深刻。

四十五年後的今天,梁子與田榮先、梁宗岳和我三個中二善同學,還有陳清海,滂沱大雨中,坐在懷舊的祥興咖啡室下午茶聚,奶茶蛋撻波蘿油,增添了當年情。我是第二次來這兒,上次到養和醫院探望慧儀,志文帶榮先和我也在這兒下午茶,過不久慧儀便走了。阿鶴長居海外,間中回港,都會探望梁子。聽說張志力偶爾回港,也必定拜訪梁子;有年梁子盲腸入醫院,志力給他帶了很多本良友雜誌,伴他度過院中時日。四十多年過去了,梁子有次說起來,仍難掩心中喜悅。老師,很多學生都是非常感激愛戴您的!

那時候,梁子帶我們到塔門、馬灣、烏蛟騰旅行,大大有別於沙田、龍蝦灣等等,如今想起,仍樂!老師跟我們談少年的情竇,說拿著百葉簾的繩子在轉會聯想和女孩起舞,心動!有次他穿了件紅背心走進課室,我衝口而出「紅色娘子軍」,同學們都笑起來,我歉歉感到失言,老師也只是一起笑,感謝!

老師患病八年,積極面對,而今愛打草地滾球,他說是「打球養命」。祝願老師健康愉快!

老師說書充滿感情魅力,我至今不忘:
「不思量,自難忘」那生離死別之痛。
「落霞與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」那情景交融之美。
「密匝匝蟻排兵,亂紛紛蜂釀蜜,鬧攘攘蠅爭血」那世途之惡。
「眼前紅日又西斜……上牀和鞋履相別」那生命之短速。

茶聚話舊至黃昏時份,老師說要買菜回家。我們四人在跑馬地電車總站上了車,轉乘地鐵去也。阿鶴見一廣告,隨口而念:「激光脫毛……咦,我唔使激光都脫毛喎,嘛重叻!」我地好多同學都叻啦!鶴又曰:「坐電車好,毫子都可以用了。」

車途中,大雨撇入,我們懵懵然不知如何關窗,笑語中手忙腳亂,心中竟是十分高興。





《紅色娘子軍》側記
鄭徽

中四誠班,班主任是永遠板起臉、但對自己班又偏心得出奇的Delta。Delta喜歡玩定期全班調位遊戲,最不受歡迎的兩個位 , 即第一行兩個角落,要公開抽籤。此兩個位不單因反光永遠看不清黑板,近老師位的角落更是每一秒都逃不過老師的鷹眼,我居然抽中了,苦!周美亮也好不到那裡,就坐在我後面,依然是老師鷹眼視線範圍之內。

話說有一天國文課,梁子手握課本,翩翩然步入課室,身穿一件棗紅色背心,特別醒神,亞周小姐衝口而出:’哇!紅色娘子軍.......',大家留意這句話是急速的由平常話音轉為輕聲,因為亞周小姐幾乎一張口就自覺失言,於是話音之輕大概只有坐在她前面的我聽得見,亞周小姐如珠妙語,將祖國當時風行的革命樣板戲,天衣無縫地套用到梁子身上,十五、六歲的靚妹,簡直有點自鳴得意地笑將起來,不能自已。於是梁子一坐下,就看見前排兩女生吃吃地笑個不停,大惑不解,撩撩頭髮,因為以為是頭髮亂了,擦擦鼻子揩揩臉,因為以為臉上不整潔,困態百出....越是這樣,靚妹仔越是笑得淚眼模糊。梁子覺得事態不簡單,索性走到課堂外面,在走廊盡頭飲水機前的鏡子前前後後的照了一番,當然找不到答案,返回課堂,依然滿臉難為情。

可見只要天時、地利、人和配合得好,簡單的小插曲,竟讓我們開心了大半輩子。


梁崇榆老師的回應
2014年7月8日

謝謝,看你們的文章總會帶給我無限的歡樂和對往昔的回憶!原來歷史就是這樣錯綜複雜地發展出來的?!
 
中二善這一年,是周公給我的恩賜!「因縁際會」竟可以作這樣的解釋,還碰著你們這一班絕頂聰明的小不點!這是我的幸運吧。
 
教完了中四,我作了培正的逃兵,跑到何文山上的華英,七年又自我流放到屯門去開荒,一直到退休。因為地域的不同,卻也經驗了很多難忘的人和事,但總算無災無難到退休!
 
退休下來,零六年病了,就有三班不同年代和境遇的人關心和問候,都是叫我感動莫明的!
 
謝謝你們!

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