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‎ > ‎Hong Kong‎ > ‎

2010-12-18 又到同學日

posted Feb 28, 2011, 7:36 A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Sep 6, 2017, 11:15 AM ]

又到同學日!

〔記2010年12月18日 培正同學日〕

田榮先


每年同學日都是早早便到學校,今天瑣務纏身,三點鐘才去到,簽到簿上已簽上了陳清海與羅達威的名,環顧卻不見蹤影,打電話找到了清海,跟他在宗教館前的小庭園閒聊,接著陳教授又匆匆的趕下一場,而我則到禮堂參加同學日大會。


坦白說,我是不大有興趣參加同學日大會,但總是捨不得冷落這珍貴的傳統,於是每年都堅持出席,並且全程全情參與。


今年同學會理事會換新,雷禮和會長卸任在即,作了很詳盡的會務報告〔是真的詳、長,絕不開玩笑!〕。雷會長服務同學會多年,諍言讜論,雖然備受爭議,但我是由衷欣賞他對培正赤誠之心;稍有保留的,是他過於偏激的言辭或手法。今天的會務報告,依然帶著攻擊,叫我深感不安;衷心祝福新任會長呂沛德(1973勤社)可以修補同學會與中學的嫌隙,團結海內外同學,同心同德,讓母校教育事業更上一層樓。


今年加冕班級特別多,計有1940年級毓社金鑽禧〔本稱白金禧,但老人家忌諱〕、1945年級毅社鑽禧晉五、1950年級弘社鑽禧、1955年級忠社小鑽禧〔綠寶石禧〕、1960年級正社金禧、1965年級耀社藍寶石禧、1970年級謙社紅寶石禧、1975年級昕社珊瑚禧、1980年級穎社珍珠禧、及1985年級博社銀禧;儀式或簡單或豐富,各社輪流上臺。


按長幼序,謙社之後本應輪到昕社,大會卻安排銀禧班博社先加冕。坐了整個下午,已感到極不耐煩,忽然有人插隊,昕社同學自然鼓噪不滿,曾慶瑜更是勞嘈,不斷埋怨大會欺人太甚!


就我所知,銀禧加冕一般都是放到最後,但插在中間或倒數第二壓軸亦有之,全看各級社與同學會的協調。基社三次加冕,我都出席同學會所有的籌備會議,反映意見,並為我社爭取最有利時段、時間、與地點〔同學會曾想安排我們的珊瑚禧加冕在酒樓舉行,力爭下才同意在母校禮堂加冕〕,在沒有太大影響下,同學會大都會盡量滿足所求。今年的「插隊」,大概也是銀禧加冕班要求吧!


經過漫長儀式,典禮終於圓滿結束,接著是大公宴。以往大公宴都是在學校附近的豪華酒樓舉行,但該酒樓剛結束營業,今年改在油麻地的好彩海鮮酒家。由學校步行,要十多二十分鐘,這不打緊,就當作給我老人家鬆馳筋骨好了;壞就壞在酒樓場地狹窄,無法大張筵席,許多級社都訂不到位。尤甚者,主廳只能容納小量桌子,於是大部份同學都是坐到偏廳、房間、甚至走廊,各級社各自精彩,感覺怪怪的。我報名訂位時,酒席其實已爆滿,但蕭寅定學長愛護有加,左調右撥下,勻出一桌給基社,可惜我們還是湊不滿,只十位同學報名,實有負蕭學長美意。多出的兩個位,本來是讓了給勤社,但他們寧可自己同學擠在一起,結果還是我們十人獨佔一檯。


「台柱」區春生向來熱心社活動,每有同學從海外回來,不管熟悉不熟悉,他都熱誠出席,而且總是最早報名,我每次都深受感動,今晚繼續以行動支持!羅達威與太太詹秀華〔敏社學妹〕從 Houston回來度假,打早便報名。說起社務,達威誇口說,如果他在香港,一定會競選社長,領導基社同學;我們姑且耐心等他回來吧!稀客除了達威外,還有何志明與林惟良。志明長駐河北,在香港時間不多,這個周末剛好在香港,趁上盛會。惟良怎樣由中堅分子變成稀客,我也說不出所以然;在多個聚會裡,很多同學問起惟良,我都無言以對,今晚破格出席,大家既驚且喜,熱情歡迎,希望阿良日後多點蒲頭。其他出席同學還有陳穎安、梁香蘭、倪林春、和王熊;陳志文一如既往只是忙著工作,陳祿開則以加冕老師身份,應博社同學邀請,坐到老師席,沒有跟我們坐。


這晚曾慶瑜雖然是戴著昕社帽子,但仍然很熱情的幾次跑過來聚舊,又拉曾慶玨和我們一起拍照。李慧雲、林韻嫻、方嘉駿亦有過來打招呼,可惜我沒有帶相機,錯過了跟這幾位同學拍照留念。慶瑜不避諱,到處問人是否「向來都是基」;這麼敏感的問題居然問得這麼直接,叫人好生為難!同學被逼得緊,只好承認「本來不是基,後來變成基」,或「本來是基,後來不再基」;不知情者,真要捏把汗!


席間頒發紅藍高爾夫球賽獎杯。基社奪團體賽季軍〔冠軍捷社,亞軍榮社〕,個人獎則有關溢康與宋健生分別獲得亞軍及季軍。基社今年以關溢康、宋健生、忻尚永、與丘國生強大陣容參賽,本以為穩操勝券,沒想到「只」贏得季軍。據惟良說,我們是輸在新計分法 New New Peoria System〔大家沒看錯,是兩個 New〕,這計分法多少要靠運氣,縱使成績好都不一定奪標。阿良稱讚基社四位隊員都很有君子風度,服從評判,竟無半句怨言;我卻偏不要做什麼君子,我偏要星星月亮太陽那蘋果香蕉橙計分法!我不懂 Golf,只知道要依靠運氣的計分法都說不通!


今午在母校觀看各級社加冕,看著學弟妹逐一上臺,舊夢翩然飄回,心裡惦想著的依然是基社同學。我偏見,總是覺得基社同學三次的加冕都比其他社更有組織、更精彩。今晚林惟良忽然無厘頭的說:「在遠古時代有一巨型級社叫基社」。說的是古巨基,抑或是他自己那股巨肌,耐人尋味;但我總是執著地感到基社確是比其他社傑出,確有巨型級社之風,偉哉培正!偉哉基社!


出席同學:區春生、陳穎安、何志明、林惟良、梁香蘭、羅達威(太太詹秀華,1976敏社)、倪林春、王熊、田榮先、〔陳志文、陳祿開〕


林惟良、區春生、梁香蘭王熊、何志明、倪林春、田榮先、羅達威

Photos...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