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‎ > ‎Hong Kong‎ > ‎

2015-04-03 春遊南生圍

posted Apr 23, 2015, 9:01 A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Apr 24, 2015, 11:11 AM ]
春遊南生圍 (2015年4月3日)
鄭徽

2014/15年度基社行山小組活動,經歷獅子山頭拉橫額、龍脊上大風吹、大浪灣觀石刻、夜賞石澳沙灘、鳳凰山頂‘蕉’與霧,東涌把酒吹水…..仍意猶未盡,隨著春天將盡,最佳行山季節眼看就要過去了,大家講吓講吓又講出個春遊南生圍,取其輕鬆及田園綠意,最重要是以流浮山海鮮晚飯作結,竟吸引了三兩淨吃而不參加步行的粉絲,專程出席晚飯,吃喝玩樂又一天。

行山小組的潛規則,是每次活動必以吃喝為先,又必以吃喝作結(否則阿水來參加啊?),無法滿足此兩項規則的路線?免問。所以起步前的Brunch,美亮以極速在元朗西鐵站內的彩晶軒酒樓,為一行九男女安排了高高興興的一桌。是次活動美亮浸會的兩位老同學Ellie和Daisy也參加,兩位嘉賓竟又分別是pan pan潘錦明和梁香蘭的老友,可見世界何其小,大家既有共通朋友,頗有一見如故的感覺。只是我與pan pan相識於七歲的記錄,竟給Ellie這位pan pan的兒時鄰居打破了....陳珠寶與社姑爺Michael剛好訪港,春兄又邀得社嫂婷婷一同出遊,好不熱鬧,隨行攝影事項自然有了保障。

小時候,南生圍似乎是攝影拍友、畫家等常掛在嘴邊的‘勝地’,竟到耳順將至,才和舊友新知結伴一遊,有遲到好過無到的感覺。如跑步基(陳鴻基自封別名)所言,南生圍應已不復當年風貌,但春遊除了樂山樂水,都樂不過有昔日同窗作伴。一行人浩浩蕩蕩在紅毛橋(何得此名?待考。)站下車,轉眼已進入南生圍路。

春遊南生圍之所以輕鬆,是沿途都是平坦大道,看地圖應是沿錦田河北行,真正的田園綠野欠奉,沿河有片片紅樹林,高架道路在不遠的地平線上添了頗無情的一筆,候鳥三三兩兩在橋墩附近低飛覓食,儘管不遠處車聲呼嘯,似乎又不為所動。河邊泥灘上,彈塗魚此起彼伏躍動,看上去比濕地公園的彈塗魚大得多了。是日不見藍天,但有微風雲影相伴,春兄春嫂早有準備,沿途除了山水人物樹影,還捕捉不少花鳥魚蟲的踪跡,有照片為證。

https://picasaweb.google.com/100764662365503006127/20150403?authkey=Gv1sRgCNO5nIP1lv2gMw#6140827347330283442
不多久,自然又到了小食站。好不熱鬧的敬輝有機農場,不大不小的地方已經坐滿了人,我們一行九人竟幸運的獨佔了一桌,經美亮向老闆打聽,魚香肉香都不如豆腐花香(實情是魚香肉香要等!),更有Michael做東,盛情難卻。吃罷當然是各人小解時間,我滿以為趁機悠閒地在路邊等,順便欣賞河景,春嫂本一同閒聊,轉眼竟也不見了,我還是癡癡傻傻地獨自等,想必是要排隊上廁所吧.....良久大夥兒又一起歸隊再向前行,後來我才在照片上看到,原來農場後院是一片綠油油的蓮塘,有奪目的錦鯉,有嬌滴滴的蓮花,有搖搖蕩蕩的浮橋,怪不得人人流連忘返,誰叫我傻呢?白白錯過了滿塘春色。

再行了一段,我和春兄春嫂由於只顧拍照,漸漸落後於大隊了....一路景色平淡,開始有點納悶,看來已拐了一彎向南行,來到因小灣鱷貝貝而曾名噪一時的山貝河路段,前面忽現一片大草坪,只見遊人一家老少閒適玩耍,好一幅春遊圖。此時春嫂指著遠處一行一行軀幹偉岸的大樹,說該是桉樹,走近細看,摘一片樹葉,輕輕一折,聞一聞,果然是一陣桉油的清香。大家忍不住沿小徑穿進田野,大草坪離我們愈來愈遠….愈來愈遠了,田園氣息終於撲面而來,春兄的相機快門更是按個不停,於是馬上利用現代科技,召喚其他已前行頗遠的團友來分享,順便來一幀招牌的集體嚐蕉圖!(大家細看就會找出破綻,其實大部分人蕉已吃完,只剩一片可憐的蕉皮充場面罷了。)隨後我們終於找到網上推介的南生圍桉樹林蔭一景,取景的人十分多,春兄的相機當然是對一雙璧人情有獨鍾了。

此時手機竟傳來林惟良阿良的溫馨提問:‘橫水渡’仍在否?噢....活脫脫是武俠小說裡的名字,不免令人憧憬,還得排隊渡水呢!到對岸再走幾步,就可乘小巴回元朗市中心啦,簡直是上佳的捷徑。船家毫不含糊的說,你們一行九人,就包一條船吧!豪氣!登船啦,船家持槳一點,船來一個...不...是半個華麗的轉身,船尾剛離此岸,船頭已靠彼岸了,全程不到兩分鐘高速不停站,盛惠每位六元,攜單車渡水也只收七元,超值。每逢假日,這一方山水,養活了不少人家。款乃一渡,大家樂不可支,又有照片為證!

傍晚,林仙韻夫婦倆和Heidy希潔專程到流浮山晚飯,大家準時於當然沒有海景的海景酒家會合,滿桌佳餚,滿桌幾十年友情的暖意,為一天的春遊耍樂,畫上圓滿的句號。

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