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‎ > ‎Hong Kong‎ > ‎

2015-09-14 與梁宗岳聚餐

posted Oct 18, 2015, 8:44 PM by Web Master
梁宗岳訪港餐聚
2015年9月14日  星光行翠園
田榮先

2015年9月14日與梁宗岳在星光行翠園餐聚
每次聚會,我都會在當天發短訊給報了名的同學,提醒聚會時間與地點。上次與伍德賢吃飯,短訊發出後,鄭徽居然說我「溫馨提示」一詞太過強國 feel,唔多啱 key。當時心想,香港回歸祖國都已經十八年了,徽徽這港英餘孽竟仍然依戀著大不列顛餘暉,真要好好重做「去殖」思想教育!
 
徽徽既然唔 Like,這次和梁宗岳聚會,我就不再作溫馨提示,乾脆來個嚴厲警告:不依時出席便打鑊金!一分鐘後,本來報了名的葉家寶馬上自首:「今次真要俾你打鑊金了,今晚不能來了!」
 
家寶近年已經很少「報名」基社活動。他以往很多時都熱心「報名」,可惜他的熱忱只止於報名,報了名便甩底,劣跡斑斑,真是打鑊999.99金都絕不為過。但體念他這年來為亞洲電視的困境東走西撞,奔波勞碌,少半分情感少半分承擔都難以堅持,我於是也就多幾分體諒,不忍心對家寶過份苛刻了。家寶為亞洲電視盡心盡力,堅守崗位,沒有臨危自計,更因此惹上官非,忠心誠摯,贏得全港市民掌聲,大家都深知,欠薪之事,責不在家寶。衷心祝願這場訴訟很快完結,還家寶公道,免他再為這等瑣事傷神,至盼至禱。
 
今晚再試新聚腳點,在星光行的翠園聚會。區春生的公司本來就在旁邊的海港城,方便之極,只是阿春已退了休,已沒有地利,但適逢今天是他退休第一天,無工一身輕,所以阿春整晚都笑容滿面,開心到不得了,真唔夠佢風騷。但更風騷的卻是梁宗岳,他雖然明年2016年9月1日才正式退休,但他大學的其中一項福利,便是可以在退休前休假一年!沒錯,是一年!所以阿鶴雖然還未正式退休,但這一整年都不用上班,白逗薪水!阿鶴向來放浪不羈,如風之飄,如水之流,風流倜儻,從心所欲,現在不用上班,自然就更風騷!
 
除了阿春,陳佩明在今年七月也退了休,享受人生。另外鄭徽也說準備退休,馮國華則本來計劃明年退休,只是浸會大學留著他,暫時仍未決定確實日期。看見同學一一上岸,笑傲風月,我只有慨歎此身非我有,不知何時才能忘卻形役!

今晚出席的同學不少都喜歡看電影,說到電影,大家都雀躍起來。我平日少看電影,所以什麼 4D、5D都不曾領教過。周美亮是什麼電影都看,同日看兩齣電影只等閒,兇起來可以連看三、四場!她說有一次看泰國製作的鬼電影,入場後才發覺整個戲院只有她一人,但既買了票,怎生都硬著頭皮看下去。本來也沒怎樣,只是旁邊的簾幕不時飄蕩著,愈看便愈心驚!我向來敬鬼魅而遠之,換著是我,早就逃之夭夭!

梁宗岳這次回來香港是為了探望媽媽。梁伯母剛做了手術,所以阿鶴雖然回來了一段日子,但一直忙著,到今天才有空和同學相聚。我慶幸父母都健在,但不時都要帶他們進出醫院,所以感同身受,衷心祝福梁伯母早日康復,身心健康愉快。阿鶴雖然「退了休」,但仍會客串到臺北做研究,或到越南等地講學。他上次從越南帶回來一包牙籤,幼細而堅韌,儼如牙線,大家都好奇,於是都拿一根試用,全桌同學齊齊剔牙,蔚為奇觀。阿鶴見到大家為一根牙籤那麼開心,欣慰道:「早知多買幾包返來!」

前幾天,梁宗岳和我曾約梁崇榆老師一起茶聚,阿鶴雖然沒有像上次那樣談論「六書」這麼嚴肅的學術議題,但每次與梁老師相聚,我都深深感到他的諄諄教誨,如沐春風。我有幸在中二與中四得到梁老師啟蒙,終身受用不盡;對這位老師,我是由衷的尊敬。談話間說起今年剛去世的張華羅老師。我中學時無緣受張老師熏陶,除了記得她說國語、長年穿著旗袍外,對她的印象不深,及後讀到各同學緬懷她的紀念文章,才稍為認識她,更曉得她確是難能可貴的好老師。阿鶴順題說了老師一則趣事:張老師初來香港時,見到路上標著「不准扒頭」的路牌,大惑不解,為什麼在路上不准「抓頭、搔頭」?

今晚其中一道菜叫「生死戀」,我孤陋寡聞,不要說吃,就連聽也沒聽過,卻原來是陽江名菜,做法是將一片新鮮魚與一片鹹魚拼在一起,但我吃起來卻不覺其妙,也說不清到底是生是死,而且把名字起得這般纏綿悱惻,可苦來哉?大家都年屆花甲,相交半個世紀了,又豈在朝朝暮暮?

還是那道花甲湯應景,Bon Appetit。
 

出席同學:區春生、陳佩明、周美亮、鍾希潔、馮國華、林惟良、梁宗岳、田榮先、鄭徽、余盛彪

菜譜:生煎菜肉包、海參花菇陳皮鴨、生炊鵝、鐵板叉燒、叉燒、蝦籽枇耙豆腐、蝦籽竹笙豆腐、南蛋家墨魚醬燜肉、生死戀、花甲湯、蔔汁焗釀響螺、菠蘿咕嚕肉、煎焗鮑魚、蛋散、另有一道甜品

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