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‎ > ‎Hong Kong‎ > ‎

2011-02-11 香港培正同學會春茗

posted Mar 13, 2011, 8:48 A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Sep 6, 2017, 11:04 AM ]

春節「聯」歡

〔2011年2月11日辛卯年初九培正同學會春茗〕

田榮先


李振強每年新春宴請基社同學都要被我罵!


李老闆跌宕不羈,我總是拿不準他何時認真,何時說假;但他對基社的支持與愛護,卻是毋庸置疑。這幾年新春他都盛意殷殷的招待同學,無論是在他的酒樓或家裡設宴,總是準備了各式豐富美食,叫每位同學傾情暢懷,不飽無歸。美酒佳肴,再加上老同學,煦煦溫情,大家都玩得忘情。


弊就弊在他的宴請總是跟同學會的春茗對著幹。同學會的活動本來就不吸引人,李老闆還要搞這動人動情動心動口的活動,大家於是也就更無興致參加同學會春茗。老實說,我也是寧可參加基社同學自己搞的活動,但總是感念著母校的栽培,更深念沒有培正就沒有基社,沒有基社也就沒有我們這份情誼,李老闆更不會一次又一次的作東(咁就大鑊啦!),於是總是鼓勵大家多支持同學會的活動。


佢老闆踩場下,只有六位同學報名,幸好有澳門基社同學撐場,兩地同學一家親,居然超額報名,十三人共席,港澳「聯」歡。


這三年,同學會都是在尖東帝國中心御苑皇宴大酒樓擺席,聚餐前先約好陳清海,在酒樓下面的Starbucks聊天。清海素知這類活動可能會拖到很晚才開席,所以先來點糕餅咖啡打底。我忽然想起,去年也是在同學會春茗前,跟朋友在附近的露天酒吧,斜陽掩映下灌了兩杯啤酒,半high半醒的參加春茗,心境分外燦爛。一把年紀了,居然還學人去蒲吧,夕陽無限好呀,阿伯!


鄺鑑開是我朋友中,少有至今仍然不用手提電話,不用email的人,寧可用老方法跟朋友聯繫,堅持不讓科技侵蝕人間摯情。這位老實人每次報名都急著要馬上付錢,叫他不必忙,見到面再慢慢算,他總是為佔了便宜而感到老大不好意思;世界多幾個鄺鑑開,天下太平矣!梁香蘭幾年前動過大手術,我總是怕她「抱恙」在身,不敢過份驚動她;但每次見面,她都比我生猛活潑,何病之有?今晚更做騎牆派,直書是香港基社同學,曲筆又自詡為馬交友(香蘭在澳門工作多年),左右逢源,唔夠佢風騷!莫詠芳許多時都會在這時候回來香港過節,常常和馮國華一起出席同學會春茗,但她這次提早在去年十月回來了,所以今晚只剩下阿華一人,整晚沉沉默默,但有老同學在旁伴著,肯定不會冷冷清清。區春生依然是一貫的支持,熱心出席各項活動;依然意氣內斂,不必多說話,只報以笑臉。陳志文則行行忽忽的只是忙著工作,不時跑過來打招呼,照照相,卻冇啖好食。


酒樓場地狹小,我們又是坐到偏廳看電視轉播,幸好現場音響不錯,主禮臺上的過程都看得清、聽得亮,祈禱、唱校歌時,偏廳裡更是出奇的肅穆莊重。同學會今年搞新意,加插了許多節目:變臉、魔術、學長演唱、更有「上世紀五零年代享譽香港樂壇」的培正口琴隊(有冇咁誇張呀?我地仲讀緊幼稚園,都未懂事,任佢up啦)。其中1953年級誠社的區紹蠡學長,既做半個司儀介紹節目,更親身獻唱,而且欲罷不能,不必檯下叫Encore,一首接一首,由Frank Sinatra、青山、到廣東粵劇,連續唱了五、六首(抑或更多?)!旁邊有人說:「唱咁多首,肯定捐咗好多錢啦!」另一人馬上答嘴:「早知係咁,我都捐翻畢,叫佢收聲!」刻薄得來,又幾抵死!


每年春茗都有抽獎助興,但我從來沒有中過獎,於是也就不大在意有什麼獎品,沒想到我們這一檯竟然全軍覆沒,連安慰獎都沒有人中。沒相干,最緊要大家都開心!


近日流感肆虐,許多人都病倒。我也病了兩個禮拜,今天更是頭痛欲裂,實在好想早點回家休息;但叫了同學來而自己甩底,好像有點那個,爭扎了好久,才勉為其難的來。今晚的餐聚,談不上精彩,尤其我連味覺都麻木了,吃什麼都沒有味道,淡出鳥來!但能夠回到母校懷抱,和老同學聚首,心裡暖融融的,也就樂了。散席時,人竟然輕鬆起來,發覺頭痛在不知不覺間不藥而癒!


說到底,紅藍親情,最是窩心。


出席同學: 區春生、陳清海、馮國華、鄺鑑開、梁香蘭、田榮先〔陳志文〕

澳門幫: 朱偉釗夫婦、何維興〔勤社〕、林月英、李玉輝、仇蕙姸、譚家駒


港澳培正一家親,歡聚賀新春

Photos...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