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‎ > ‎Hong Kong‎ > ‎

2017-05-11 與賴培德於潮庭晚宴

posted May 29, 2017, 9:36 AM by Web Master
賴鬼飯局
(2017年5月11日與賴培德於潮庭晚宴)
田榮先

賴培德、李慧雲分別從美、英訪港,5月11日在潮庭聚餐
大家都記不起為什麼賴培德綽號賴鬼,只管賴鬼仔賴鬼仔的叫著,叫了幾十年。今晚問起賴鬼,他竟然也不知道這大名的由來。

印象中,賴鬼在中學時已說得一口標準英文,於是猜想,「鬼仔」大概是讚他那口英語,是褒獎,但背後還有沒有其他貶義,大家各自詮釋好了。

賴鬼上一次來香港,是1988年新年,距今差不多三十年,而大部份同學更是自畢業後就沒有見過賴鬼,但大家都一眼就認得出他,都說他的性格五十年不變,還是中小學年代那個模樣。反而賴鬼認我們有點困難,幾位同學的名字都叫不出來。見到江若蘋,雖然認得出,但不敢肯定的問:「你是若蘋還是若薇?」孿生姊妹嘛,怪不得他!我接著也湊興考他:「你認得出我是熾先還是榮先嗎?」賴鬼想也不用想,語帶雙關說:「我肯定你不是黐線!」

稀客王瑞華今晚難得出席,原來他中學時與賴鬼熟稔,並跟龍健德、王日祥合稱四棍黨,周美亮特別欣賞這個雅號,說1111(11月11日「光棍節」)是近年才流行,但阿苗四十多年前已想到用四棍黨這個名,巧思新穎,創意無限。四棍黨曾經想過組樂隊,但結果沒成事。我們都感到疑惑,因除了阿 Lu 是結他高手外,其他三位同學似乎都不諳音呂,四棍黨怎麼可能組班?說起龍健德,大家都掛念這位四十多年沒見過面的老同學,有說肥龍好像去了倫敦,李慧雲馬上說回到倫敦試試打聽,說不定會在街上踫到。

周美亮中一時和賴鬼同班,說有一次賴鬼和邵家健不知何事吵架,兩人吵得面紅耳赤,聲淚俱下,老師問個中原因,邵伯母抽泣著說:「賴培德笑我小學時賴尿!」全班哄堂大笑,邵伯母不經意的自爆醜事!

賴鬼仔是梅縣客家人,與阿 Lu 和我份屬同鄉。他不會說客家話,賣關子問:「想唔想知點解呀?」滿以為大家會馬上追問下去,豈料周美亮毫不給情面說:「唔想知喎!」窒到賴鬼沒趣味才補充說:「想講就講啦!」其實也不是什麼特別原因,只是賴爸爸怕賴鬼會混淆客家話和粵語,所以乾脆不讓他學客家話!我家反倒相反,自幼家父就規定我們在家裡一定要講客家話,所以兄弟姊妹都操得一口流利客家話。但賴爸爸的憂慮也不是沒有道理,我不時也會搞不清,搞亂了國語、粵語、和客家話發音,聽得人家一頭霧水。

賴鬼是聖公會牧師,現居於紐約 Long Island,從事善終服務(Hospice),服待末期病患者和長者,讓他們安詳離世,但賴鬼說他也快要退休了。到了這把年紀,同學都陸陸續續退休。像江若蘋,最近已正式退休,享受人生,她特別期待著飛過去加拿大探望兒子,弄孫為樂。馮國華在浸會大學任教多年,已厭倦大學的許多不是,大學雖極力挽留,但阿華意興闌珊,已請辭八月正式榮休,短期計劃是回去美國小住,陪兒子到處走走。區春生仍然是半職工作,但也感到冇癮,說就快唔 do 喎,但此話已說過多次,姑妄聽之。

我們平時吃飯都沒有叫紅酒,但賴鬼不知為什麼有錯誤印象,說我們每次都必定美酒盛饌,無酒不歡,又說自己在美國多年,「鬼仔」性格(終於明白名字的由來了!),也喜歡吃飯時喝點紅酒。周美亮打蛇隨棍:「係呀,每次都有紅酒架,不過都是由訪客負責帶靚酒來,你今晚冇帶來咩?」賴鬼為之語塞!我們結果叫了兩瓶紅酒,雖然只夠每人淺呷幾口,但情深比酒濃,醺醺然沉醉在這溫馨情誼。

同學聚首,契闊談讌,無拘無禁,賴鬼感戴感動,握拳感謝大家熱情「款待」,周美亮馬上說個明白:「冇人話請你喎,我地香港慣例是 AA 制,海外訪客都要夾錢架!」賴鬼深感美亮整晚都是衝著他來窒,坦然自若,笑笑口說:「我記得周美亮中學時已經好幽默!」幽默?全桌同學都沒有人笑噃!賴鬼,美亮不是說笑,香港慣例確實是 AA 制呀!奉勸海外同學都記著這規舉,免得到時又要美亮發揮她的幽默感!

5月8日那天和余盛彪、馮國華、林惟良吃飯吹水,商量下一個基社大型活動,覺得中秋(10月4日是農曆八月十五)應該是相聚的好日子,但為免打擾同學和家人中秋團圓,所以決定提前兩個禮拜,在9月23日星期六搞個中秋前夕迎月(咁早迎月?可能只勉強見到一彎新月!),雖然活動內容未定,但大家不妨先記著923這個日子,細節容後公佈。老同學難得相聚,希望到時見到你!


出席同學:區春生、陳佩明、周美亮、馮國華、江若蘋、賴培德、李慧雲(夫婿Robert Ko)、田榮先,鄭徽、王瑞華

Photos...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