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‎ > ‎Hong Kong‎ > ‎

2011-11-01 與梁宗岳餐聚

posted Nov 9, 2011, 9:32 PM by Web Master
恁時相見早留心
2011年11月1日與梁宗岳於又一棧餐聚
田榮先

容我拾周美亮牙慧:

姑娘十八一朵花,
料想此人總不差;
及至如今再相見,
驚惶失措兼嚇瓜!!

是撩架吵嗎?豈敢,豈敢!尤其我老人家這副尊容,在眾美女面前,更是不容置喙,豈敢造次放肆?只因見到美亮寫男女間之事〔哇!〕,文采斐然,於是信筆寫幾句湊湊興,圖個開心。都這把年紀了,大家咁高咁大,有何好相爭?不過,為免「渣到冇」,不得不鄭重聲明:我是從來沒有說過男同學比女同學襟老!冤有頭,債有主,你們自己找出真兇!

梁宗岳七月借調到臺北中央研究所工作,一年合約,以後將會更多機會來香港;我們在八月已見過面,這次雖然是臨時通知,大家還是開開心心的趕來聚舊。陳劍鳴也是剛轉了新工作,今後大部份時間都會留在香港,日後自會多出席社活動。林惟良剛當上新翁,在新加坡參加完愛女的婚禮回來,大家都怕他有些失落,但他矢口否認,硬說自己非常開心;但他離開新加坡時,既把機票護照留在小女兒家,又把4:20 pm的飛機誤作2:40 pm,心情忐忑得可以。

阿良好學不倦,多年來都不斷進修,唸完教育、法律,現又在上海財經大學修讀博士,主修 Enterprise Management。葉豪華好奇問內地大學有沒有大師級的教授,阿良不直接回答卻無邊無際的打佛偈,說什麼大師不大師,全看個人 ……,我看豪華一臉迷惘,忍不著點破:「即係話,以你咁嘅資質,遇到大師都冇得救;阿良就唔同勒,唔洗大師指點都自有修為呀!」豪華頓悟,馬上明白過來!

香港明年便要「選」行政長官。雖然在座的都跟香港其他七百萬人一樣,手中無票,但茶餘飯後都愛點染江山,月旦幾位「疑似」候選人。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(1970年謙社),近日受誹聞纏身,名聲大跌;卻沒想到幾位女同學都格外開通,居然說見過唐太太後,十分體諒唐學長「感情上的缺失」!若香港市民都能像基社女同學,唐學長便不用擔心這些花邊新聞了!

林偉江說想找王日祥的新書「少年王晶闖江湖」,我老早就買了。書剛出版,我到書店問老闆有沒有王晶的新書,他竟然說:「王晶?死咗好耐喎,仲邊度有新書呀?」

「死咗?你講乜呀?」我被他搞胡塗了。

細問下,原來老闆誤以為我是說黃霑,但他卻仍然嘴尖,一臉鄙夷的說:「王晶?乜佢識寫嘢咩?」

我凜然回答:「佢係我同班同學嚟架!」揮一揮衣袖,去了第二家書店買書。

我雖不多看晶哥的電影——其實是任何電影都少看——但老同學被踩,怎麼都要撐場!

阿鶴雖然不在實驗室,卻依然本著科研精神,事事都要問個究竟:拔絲香蕉的「拔絲」何所指?高力豆沙的「高力」又是什麼意思?…… 我向來都是茶來伸手,飯來張口,高力抑或低力,管他個屁!

今晚九位同學,本來點了九度菜,大家都覺得太多,最少可以減去兩盆,但大家都饞嘴,每樣菜都想吃,捨不得減掉;幾經爭論,千挑萬選才勉強減了一度菜,本以為還是點得太多,沒想到,結果每一碟都掃得清光,連汁都不放過。吃得夠飽了吧?豪華卻意猶未盡,居然再多點了五樣「固體」甜點,然後再叫女同學點其他「液體」甜品,至於「氣體」甜品,則請各自回家後閉門慢慢享用。講到甜品,女同學絕不手軟,於是又再加了兩碗糖水!

我自小就不愛甜點;糖果、餅乾、朱古力、雪糕 …… 從來都非我所好。但跟基社同學在一起,我總要跟著吃,每每甜入心窩。今晚也是各式甜點都品嚐,最後兩碟還要跟阿良負責包底,甜到漏!

最近在香港及臺灣很賣座的電影「那些年,我們一起追的女孩」,我還沒有去看,但聽說拍得很不錯。想我讀中學、大學時都是獃獃呆呆的,那裡懂得追女孩子?中學時偏見固執,總是覺得基社的女同學特別可愛迷人;四十年後的今天,我依然偏見,依然固執,依然覺得我們的女同學明艷動人,淡淡的秀臉,不假雕琢,已然百媚。

一語記之:恁時相見早留心,何況到如今?




出席同學: 陳劍鳴、陳佩明、周美亮、林偉江、林惟良、梁宗岳、潘錦明、葉豪華、田榮先

菜譜: 雙菇栗子醬油雞、賽螃蟹、有料到干煸四季豆、無錫肉骨頭、鹹肉黃芽白炒年糕、蟹粉滑豆腐、回鍋肉、韭黃炒鱔糊、椰汁糕、高力蛋白豆沙、豆沙鍋餅、拔絲香蕉、南瓜餅、酒釀丸子
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