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‎ > ‎

Overseas

2019年8月仲夏 Vancouver

posted Aug 29, 2019, 8:32 A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Aug 29, 2019, 8:54 AM ]

難得敍
施大衛

            主歷2019, 歲在己亥,盛夏時節, 
㑹於烈冶文市馬宏偉學兄府中後園,吃喝BBQ事也。基社群賢(註1)畢至, 
長少咸集。此地無崇山峻嶺,但有松柏茂林。長桌依序分列入坐, 
燒烤左右傳遞,一如流觴曲水之樂。雖無𢇁竹管弦助興,大家仍能邊飲邊笑,足以暢舊情。是日也,天朗氣清,惠風和暢,仰觀藍天之大,俯察佳餚之盛,所以游目騁懷,足以極視聽之娛,信可樂也。

            我們同窗相與,留級升級(註2),俯仰一世。或取諸懷抱,晤等共聚園內;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。健康保養,世事雲煙,含飴弄孫,有乜講乜,無拘無束。我們人生際遇丶理想丶動靜好惡雖不相同。
但大家都樂於分享,欣於所遇,快然自足。雖知香江浮沈為虛誕,情隨事遷,也感嘆老之將至。但境隨心轉,同學還是同學。

            難得一敍的一餐,俯仰之間已為陳跡,金禧看今,亦猶今憶銀禧,感恩!
修短隨化,望期終結業的一天,
仍遙在天際。校歌云:「培正培正何光榮。」樂哉!故列時人,錄其所述,世殊事異,所以興懷,其致一也。後之覽者,望有感於斯文。

文:缝補補

註1: 林仙韻及姑爺,陳佩明及姑爺,馬宏偉伉儷,陳堅倫伉儷,陳正德伉儷,吳兆昆,
        黃國強,徐銘強, 伍德賢,李錦英,曹國成, 黃志輝 ,施大衛。
註2: 應仙韻學姊要求,每人自述升丶留級史。


2018-08-21 多倫多第五届世界培正同學日

posted Aug 22, 2018, 7:32 A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Aug 22, 2018, 7:37 AM ]

多倫多第五届世界培正同學日有感
基社多倫多特約記者江若蘋
《2018年8月21日》

這次回到多倫多主要是探望我的弟妹,同時也是陪我丈夫張金城(勤社)參加多倫多世界培正同學日加冕。 

第一天(8月16日)是在釣魚台國宴舉行歡迎宴,場面熱鬧。在接待處拿了名牌之後就每人收到一個有餡的禮物袋,內有暖水瓶和其他禮物。沿途也碰到不少熟悉的面孔,例如何志滌、羅乃萱伉儷,培中校長譚日旭,培小校長張廣德,還有其他一些老大哥如朱鎮龍等。入到場地當然第一時間是到處尋找有沒有認識的基社同學。很快找到當地的劉浩然、和周聲傑伉儷,跟著見到楊岳鵬、江富春、何幹謙、黃宇文、黃景怡。儀式正式開始時,首先唱加拿大國歌,令我想起以前在這裏讀書的一些回憶,跟著就唱培正校歌,有八百幾人一齊唱,場面真是相當震撼!開席中途開始陸續有各社加冕上台影相,由金禧開始,然後到藍寶石禧(勤社) 等。實在令人想起我們在香港加冕時的情況。當晚亦有校友,香港來的在校同學作不同的表演。席間大家到處尋找老友影相,興高采烈。到臨尾大家一同起立唱校旗歌,讓歡迎宴在高潮中結束。 整晚氣氛熱烈,大家非常投入。真希望下一次我們有更多基社同學可以一齊參與,就更加高興。

8月17日和18日有不同的活動,有一天到城中遊覽,另一天到尼加拉瓜大瀑布遊覽同時品酒,各適其適。8月19號是另一個重頭戲 — 大公宴。這一天是在市內最豪華的希爾頓酒店宴會廳舉行,有700多人參加。當晚先有酒會,然後進入宴會廳。這晚是用西餐形式進行,食物非常美味,特別是主菜的牛扒。當中特別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薪火相傳的環節,由每一社舉起他們的社旗魚貫入場,一起到台上拍照。榮幸地,我被同學們推舉代表基社拿社旗,而我先生則代表勤社拿社旗,總算有伴了!

儀式完结後有專業歌手Don蔡演唱幾首大家熟悉的名曲,簡直聽出耳油!跟著的女歌手獻唱也是專業水平的,有如去了演唱會一樣。晚會結束時我們準備要走了,誰知還有餘興節目!繼續有 live music,大家步出舞池,輕歌曼舞。在宴會廳外也有二個很大的培正蛋糕,咖啡和其他精美甜品供應。氣氛進一步達到高潮,大家幾乎捨不得走!最後,工作人員要收工了,大家才依依不捨的,為大會畫上完美的句號。 

宴會後實在不能不稱讚這次多倫多大會的籌委,他們實在是盡心盡力,把很多細節都考慮周到了。整個大功宴沒有冗長的訓話,都是輕鬆愉快,有大家參與和專業的表演。雖然這次參加的基社同學不多,但是也見到不少同學的弟妹在當中積極的參與,例如莫詠芳的妹妹,邵家健的弟弟,還有陳之信的妹妹。充分體現培正一家親的精神。令人期待我們在香港明年11月的同學日的重聚。向前展望,明年輪到我們離校45週年加冕,又適逢學校130週年校慶,可以想像到時場面更加偉大,氣氛更加熱烈,實在拭目以待。在此呼籲大家自己固然要積極提早報名參加,同時也幫手一齊尋找隱世的基社同學,離校45週年後能大家歡聚一堂,實在是非常難得和值得感恩,希望到時見到大家。

何幹謙、黃宇文、江若蘋、黃景怡、羅健廣、江富春、葉啟恩、朱鎮堂江若薇、劉浩然、周聲傑

2018年6月 馬友友

posted Jun 26, 2018, 8:10 A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Jun 26, 2018, 5:20 PM ]

馬友友
(2018年6月)
施大衛


    六月初,收到曹國成來電,邀我參加在Pemberton三天兩夜,與振強主席及志光同學的騎馬越野活動。我對有挑戰性的戶外活動,一直有著濃濃的熱情。但騎馬倒是外行人。想到山路崎嶇,馬兒可能野性未馴,說句老實話,真是有點怕怕。在猶豫之際,成兄不斷䆁出定心丸,詳細說明原委,保證是五星級露營丶大廚級膳食丶全程美女陪騎。最後除使出削價促銷的絶招外,還動之以情,細說這是一甲子難逢的機會,肯定會留下一生難忘的體驗。甚至搬出孔夫子,說至聖先師也要學生騎馬射箭。結果不堪遊說,便答應加入。
 
    是日也,天朗氣清,惠風和暢。與久違的主席及由馬仔晉升為馬爺的志光兄相擁而見。老朋友們遠道來騎馬,大家便互相戲稱為馬友友。在嬉笑中一同驅車前往Pemberton。順利到達馬場後,得到主人熱情的歡迎,並帶我們與馬兒們相見。牠們有一對烏溜溜的大眼睛,長長的睫毛,很討人愛。但牠們不是短腿丶克苦耐勞的蒙古馬,而是昂藏七尺,奔馳草原的高頭大馬。數天前那怕怕的感覺,又湧上心頭。既然不能假裝肚子痛而打退堂鼓,那祇能把活馬當木馬騎,禱望皇天保佑。

    一分鐘的馬術速成班結業後,便開始上馬。曹兄昔日雖是田徑好手,惟初次上馬,便現出獨欠跳高天份的一面。幸好主席得同宗”托塔天王”真傳,在頂丶抬丶舉丶托的努力下,成兄終於攀登馬背。但曹門的成兄也非等閑之輩,下午上馬時,對主席出一招”萬佛朝中”,便一笑泯千斤。其實二位老友,是五十步笑百步,彼此彼此! 

    出發後跟著斜斜的山徑往上爬,幸好馬兒都是乖乖地列隊前進,穏步穿插而上。此時我坐在高高的馬背上,欣賞林景,頓時感覺良好,心中暗喜:不難!誰知好境不常,約半小時後兩膝關節丶坐股開始酸痛,但祇能強顏歡笑,期待下馬休息的時間快點到。事後才知道,馬兒冬季放寒假,養尊處優,心廣體胖。故坐騎時跨腿較寬,”輕微”酸痛是合理的。豈有此理!怎麼你們腰圍日増,還是邊行邊吃野草?

    午後微微陣雨,馬鞍後都綁有雨衣。原來是一件傳統的油布長袍,穿著後頗似西部牛仔。各人不約而同地自我膨脹一番,與湖光山色合照留念。馬兄嫻熟馬術,慢騎一天後覺得興猶未盡,要快奔一程。曹兄絶非大懵之人,很有自知之明,一於立馬路旁,作啦啦隊。我則以錄影為台階,欠陪!

    黃昏前到達營地,見三三兩兩營帳,分散在樹叢中,小犬搖尾相迎。㕑房及用餐木桌都是馬場主人就地取材而建的,雖簡而不陋。潔淨的淋浴小屋,冷熱水俱全。雖無電燈,但通風明亮。便所獨處一角,順應一切以回歸自然法則,來處理一切大小事務。山區無電無訊,故無手機之亂耳,亦無網路之勞形。但曹兄早有遠慮,備有衛星電話,讓主席能一天多次向家中老父越洋問安,確是孝感人心。如此周全的安排,果有五星級的水準。晚膳野火燒豬扒,色丶香丶味俱全。惟熟透的白肉確是紥實,此時希望人齒也能徒長,能快快地安撫那嗷嗷待哺的五臓廟。

    次日黎明即起。樹上滴下的朝露,如時鐘啲嗒。小犬司晨,咖啡隨風飄香。在朝丶在市,人人都無法全隱,但林中小隠,倒是愜意。早餐後又再度出發,那對伯仲兄弟,在擾嚷中也順利上馬,一同往另一山頭進發。美女騎頭顧尾,細心解說生態丶地理,讓我們獲益良多。途中屢經山溪小㵎,馬兒都一躍而過。初時在馬上搖擺不定,但慢慢地掌握到要前仰後腑地配合馬兒動作的韻律。二個獨立的生命體,共同不顛不抖地輕渡溪澗,是美妙的感覺。登上高山後眺望遠方的雪峰,令人豪情萬丈。更可喜的是,腿膝酸痛的現像已不復有。
 
    是晚主菜是燒雞。營主邊燒邊誇下海口,説自己的燒烤功夫,無人能及。結果桌上不是東方人期待,油滋滋的脆皮滑嫩雞扒,而是老外偏愛的乾燒雞胸白肉。但馬兄深明社交禮儀丶中西口味差異。大啖之餘,還向營主讚口不絶,讓我對馬兄為人處世之道,佩服不已。飯後馬兄更落力演出飛斧神功,幸好馬兒都在馬欄內休息,否則一定都笑得人仰馬翻。如主席所言:山中三日,勝之鬧市十年。閃閃柴火中,重燃舊日同窗情懐,杜康在手,暢談古今事,吹盡人間水,一樂也。

正是:馬友友,當如此,道自來。

穿起傳統油布長袍,儼如西部牛仔,有型有款!




2016-07-28 温哥華「基友登陸」之「聚」

posted Aug 23, 2016, 8:02 A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Aug 23, 2016, 8:44 AM ]

温哥華「基友登陸」之「聚」
林仙韻
(2016年7月28日溫哥華)

不經不覺,小妹我回流加拿大已經九個月了,快樂不知時日過,尤其是這裡的夏天,藍天白雲,青山綠水,我和丈夫都十分享受和適應這裡的生活。除了結識很多新朋友外,更難得的是有不少基社友在此,故趁陳佩明來探望兒子,便出「E貓」邀請各位同學一聚,順便慶祝「登陸」。

暑假是外遊季節,我
2016年7月28日溫哥華同學在「聚」吃晚飯,慶登陸!
初時也不抱太大期望有好多人參加,聯絡一輪之後,便定了7月28日晚在Richmond Aberdeen Centre的「聚」晚飯。我原本訂了十人枱,點知、意外驚喜,各同學不但熱烈捧場,伍德賢和黃志輝更携美眷參加。加上佩明亦叫埋勤社的陳堅倫和楊慧兒,於是陸續麻煩侍應加凳仔,加完一張又一張,結果十人枱坐了十五人,出席率百份之一百五十,爆棚! 十五人擠在一起,食物order完一輪再一輪,正是基社氣勢,銳不可擋!

是晚的新來賓是黃志輝伉儷,黃君雖然讀完小學便離開培正,但持有基社會籍,對號入座,無任歡迎。他和太太Alice來了温哥華廿多年,參加基社聚會還是首次! 此外,勤社的陳堅倫和楊慧兒也來凑熱鬧,他們是温哥華培正同學會的中堅份子,據聞勤社在温哥華也有不少同學,培正同學一家親,開心!

晚飯的高潮,是 齊齊唱生日歌,切「登陸」生日蛋糕,彼此祝賀進入(或將進入) 人生的新階段。屈指一算,我們一枱人(社嫂除外)加埋的歲數接近八百,但望落個個都精神飽滿,胃口奇佳(食得是福呀),好感恩! 就讓小妹在這裡祝願各位基社老友記繼續精采人生!  Happy Birthday Sweet Sixty!

當晚出席者: 林仙韻,李錦英,陳正德,曹國誠,黃國強,吳家駰,葉昭信,許宏度,陳佩明,伍德賢 and Michelle Ng,黃志輝and Alice Wong,陳堅倫,楊慧兒。

More photos


2016-07-14 Chow Mei Leung's Trip to Bangkok

posted Jul 21, 2016, 11:32 A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Jul 23, 2016, 9:10 AM ]

2016-7-14 半世紀後的重逢
周美亮

周美亮與溫錦茂已有四十五年沒見過面
Anuvatnujotikul

你若三十五年前聽過這組字母,現在還會記起來嗎?如果記得,我想大概有兩個可能性,一是患上嚴重老人癡呆,二是對當時的人事物有根深的情意結;而對於記得這字的人,我看該是兩個可能性都齊備了。
 
Somchit Anuvatnujotikul ,阿Mil,溫錦茂是也。基社同學有數位僑生,阿 Mil和他的哥哥溫錦華、楊蔭謙、楊克華……,大多是未畢業便往外國留學,阿Mil 也是在1971年唸完中三後便留學英國。我們中二、中三都同班,阿Mil 說起當年在啓德機場送他飛機的同學,忻尚永、吳家駰、姚國強、田榮先…充滿感情和回味。有一位的名字他一時記不起,努力地形容著:好高的、腳好長、跑得好快,話音未落,我便脫口而出:周震宇!Mil 高興地笑了:是他,是他,周震宇!
 
有些話,有些情,就是要跟懂的人談,反應、迴響、感受都別不一樣。阿Mil在泰國數十年,少有人跟他說粵語,謙虛地說很生硬,但我聽著他的華僑廣東話卻親切得很。這次到曼谷數天,最難忘的,就是跟他晚飯暢談和一起唱 K;說著四十多年前認識的名字,梁崇榆老師、郭雍雍、姚國強……,他整晚的笑著唱著:「你不要哭哭啼啼過一生,你總要歡歡喜喜過一生…畢竟是美麗的人生…」、「今天不回家…」、「人生有幾何,學了幾何又幾何,不學幾何又幾何…」。他和我,踫杯又踫杯,飲勝又飲勝,Mil 上台唱了很多首歌,全都是情歌,溫柔投入、充滿感情、恣意享受人生。
 
田榮先就是在2006年,忽然老人癡呆發作,記得中三時,阿 Mil告訴他泰文姓氏Anuvatnujotikul  ,於是在網上搜索這個名字,無意間找到 Mil的兒子,才能再聯絡上他的。榮先兩度到曼谷和他相聚,之後不斷誇口說阿Mil對著他深情款款唱情歌,我現場體會後拍醒榮先的美夢,阿Mil唱起歌來就是如此,別再作單思。
 
謝謝阿Mil盛情款待,這晚感受美麗的人生!

註:溫錦茂是客家人,茂的客家發音讀作Mel,但我們都是叫他阿Mil的。




讀「半世紀後的重逢」有感

田榮先

拜讀周美亮寫她在曼谷與溫錦茂相聚,感興良深,忍不住要回應幾句。

中學時,我跟錦茂確是熟稔,經常一起玩。他在1971年唸完中三便離開香港,留學英國,最初彼此還有書信往還,但阿 Mil懶寫信(不是坑他!),魚雁漸疏,終於失去聯絡。

1999年,銀禧加冕前夕,大家都想圍聚多些同學,尤其想尋找多年失去聯繫的同學,我很自然的就想起錦茂。不知什麼原故,中學時阿茂告訴過我他那非常拗口的泰國名 Somchit Anuvatnujotikul,一直都記在心裡,沒有忘掉,於是試在網上搜查這個名,可惜沒有找到。

2006年,百無聊賴的又忽然想起這位老朋友,於是又再試在網上搜尋 Anuvatnujotikul,雖然找不到Somchit,卻找到了幾位這個姓氏的人,不揣冒昧,馬上寫信給其中附有email address的三人,幾天後,居然收到其中一人(好像是錦茂的姪子還是兒子)回覆,就這樣,終於尋回三十五年沒見面的老朋友。同年暑假,翁恩賜邀我去泰國旅行,於是趁機去探望錦茂,和他歡聚了兩天。2013年,恩賜和我再度去泰國,又與錦茂聚了兩晚;今年暑假,本來準備和恩賜第三度去泰國的,但因我臨時有事而告吹,拜讀美亮鴻文,倒挑起了我的興致,心情激動,實在好想再次與這位好朋友把盞交心。

錦茂熱情摯誠,兩次相聚,他都爭取見面時間;本來說好六點鐘在酒店見面的,他卻不斷催促,結果四點鐘便會合。見到面更是攬頭攬頸,喋喋話當年,親切異常。阿茂在泰國沒有很多機會用中文,但其實他不但說得一口流利廣府話,更寫得一手好文章和好字,總之,對他來說,中文絕對不是問題。可中學時,每次老師抽著他問書或要他朗讀課文時,他總是忽然結巴巴的變得口齒不伶俐,老師體念僑生離鄉背井,萬事都要適應,語言更是一大障礙,總是很體諒的勉勵幾句便叫他坐下,旁邊的同學看在眼裡都竊竊偷笑,封阿茂做影帝。

美亮說我誇口錦茂對著我唱情歌,確是實情,但我當時的主旨是說「阿 Mil 為表示惦掛著當年情懷,不斷對著我唱70年代舊情歌」,美亮卻將「情歌」無限放大!年屆花甲,古稀在望,閑時追憶半個世紀前的點點滴滴,倒稱心愜意,春夢嘛,不必拍醒,早就了無痕矣!

還是說我老人癡呆說得中肯,除了無厘頭記得四十多年前那彆扭結舌的 Anuvatnujotikul 外,我在曼谷時更即席揮筆,當著阿茂用泰文寫我的中文名,這是他中二時教我寫的,雖然幾十年來沒有寫過,但又是無緣由的記著。請大家看看所附的照片,上面那行是我先寫,然後阿Mil再寫下面那行,除了字跡稍差,與阿茂那手字有別外,準確度可說是100分!


看來,真要找醫生好好檢查我這腦袋!


2016-04-29 Gathering in Texas

posted May 3, 2016, 11:23 AM by Web Master

2016年4月,莫詠芳(From Wisconsin)和周武肅(from Pennsylvania)到Texas探同學。 4月29日先在Austin探望久違了的黃柏翀。


2016-04-13 Gathing in Houston

posted Apr 15, 2016, 2:18 PM by Web Master

黃研茵夫婦訪 Houston,基社同學在2016年4月13日中午小聚,順便慶祝登陸!
各位基社的同學們,今天(2016年4月13日)有幸在Texas 的Sugarland 慶祝登陸大典,比你們在香港早兩天慶祝,相中各人均在今年登陸或已經登陸了。我與先生到Texas 探親,得到陳之信努力地聯絡到各位基社同學,有林永健(自畢業後一直未能有機會見面),陳之信,何麗寧,羅達威及其敏社太太詹秀華,我們相約午餐見面,因為林牧師是大忙人,很難才約到他。很開心,故此與各位同學分享。

黃硏茵
2016.04.13




2016-02-15 基緣再聚温哥華

posted Feb 26, 2016, 8:37 P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Feb 27, 2016, 7:07 AM ]

基緣再聚温哥華
林仙韻

林仙韻最近搬回去溫哥華,2016年2月15日和一班同學聚首
2016215日,一個淒風淒雨的晚上,我約了十一位陽光猛男「基友亅在列治文飯局(他們包括:李錦英,曹國成,施大衛,徐銘強,吳家駰,許宏度,伍德賢,葉超信,羅志明,吳兆昆,陳正德),我回流温哥華短短三個多月,能約到這班大哥一聚,好難得。加上參加純男生的基社聚會對我來說屬首次,萬綠叢中一點紅,份外期待。

晚飯前,我以為只有我好耐冇見班同學而需對號入座,點知面前的猛男好坦白,劈頭第一句便說:「嘩!四十二年冇見喎!」死未?我心諗如果田總在此一定頭頂出煙,因他一直勞心勞力聯絡各地的基社友,又不斷出尋人啟示和email,鼓勵大家保持聯絡,估唔到竟然有同學話四十二年不見喎!唉,請各位大哥大姐們以後收到香港總部的email, 一定要留心細看及回應,不要辜負田總的苦心喲!

多謝李錦英的幫忙邀請,飯局浮出了兩位初中便離開培正移居加拿大的同學,第一位是葉昭信,曾在加拿大西岸Coast Guard的軍事系統部門工作,和我一樣是退休公務員,但此君養颜有術,衣着入時,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快「登六」的男生。老實講,我唔係好記得有此人(唔好意思),他卻聲稱記得在座的某些同學,因他在培正讀小學云云。另外一位是許宏度,他現在任教于加拿大神學院,如果有同學想學希伯來文,可以找許教授。宏度沒大改變,仍是那麽温文謙虚,如在路上碰上一定認得他。除了許教授外,我的老友伍德賢主教也忙于神職事奉,他每天清晨六時半在他的教會領會眾祈祷讀經,風雨不改,厲害!主教最近更榮升為祖父,他的女孫是個超可愛的韓國娃娃(他的新抱是韓國人) 。講起抱孫,馬宏偉電話告訴我他最近也添了男孫,恭喜!可惜他因要上班,不能參加是晚的聚會。

羅志明是個温哥華飯局的大稀客,他一向在中、港、加三地穿梭,好難得今次配合到時間來與我們相聚。但可能太久沒見,我端詳了他一輪才認出是他,因他比我印象中大了一碼(或者兩碼?),而且沒戴眼鏡靚仔好多。多謝他担任是晚飯局的時事評論員,為我們詳細分析香港的時局發展。曹國成和吳兆昆來了温哥華己四十多年,希望他們以後有機會回香港一行,與同學一聚。

吳家駰最近正式退休,享受人生,他有一個美食blog,有好多Fans 席間他和陳正德互相比較誰更重磅 (好奇怪,我地女同學聚會衹會比較誰更輕磅!) 但論體格,施大衛應該是最fit的了,除了跑步外,他為本地一個電視台主持行山節目,温哥華山明水秀,夏天必請施大衛帶我們這班基社友去享受行山之樂。徐銘強說自從周美亮回港後温哥華的同學很少見面,現在我在此定居,可以做基社的contact person。其實田總給我的同學名單唔止十一個,希望下次有機會約埋其他人啦!各位同學,下次路過温哥華,記得通知聲呀!

李錦英真有心,飯後送我一本書,並請各位同學簽名畫押,証明出席此飯局,小女子的文筆素來愚拙,但為了答謝各位捧場,硬着頭皮為當晚盛況稍作報導,如有失實,請多包涵。

(後記: 飯局後兩天,接到葉家寶Whatsapp, 他去黃刀看北極光經過温哥華,結果臨時約埋吳家駰一齊飲下午茶,兩個四十二年冇見的男生,傾個不停,笑個不停。我邊聽邊想,縱然相隔多年不見, 又如何?有緣千里能相會,Every Meeting Counts)




2015-09-23 區春生訪多倫多

posted Sep 30, 2015, 7:03 AM by Web Master

2015 - 09 區春生訪多倫多,9月29日在 Markham 龍匯軒與同學聚餐


2015-08-14 余家材訪溫哥華

posted Sep 26, 2015, 8:09 A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Sep 26, 2015, 8:10 AM ]

余家材訪溫哥華,20​15年8月14日與同​學在鳳凰城酒家餐聚 余家材、吳家駰、黃國​強、陳正德夫婦 曹國成、黃國強太太、陳堅倫夫​婦、劉志恩


1-10 of 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