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‎ > ‎Overseas‎ > ‎

2018年6月 馬友友

posted Jun 26, 2018, 8:10 AM by Web Master   [ updated Jun 26, 2018, 5:20 PM ]
馬友友
(2018年6月)
施大衛


    六月初,收到曹國成來電,邀我參加在Pemberton三天兩夜,與振強主席及志光同學的騎馬越野活動。我對有挑戰性的戶外活動,一直有著濃濃的熱情。但騎馬倒是外行人。想到山路崎嶇,馬兒可能野性未馴,說句老實話,真是有點怕怕。在猶豫之際,成兄不斷䆁出定心丸,詳細說明原委,保證是五星級露營丶大廚級膳食丶全程美女陪騎。最後除使出削價促銷的絶招外,還動之以情,細說這是一甲子難逢的機會,肯定會留下一生難忘的體驗。甚至搬出孔夫子,說至聖先師也要學生騎馬射箭。結果不堪遊說,便答應加入。
 
    是日也,天朗氣清,惠風和暢。與久違的主席及由馬仔晉升為馬爺的志光兄相擁而見。老朋友們遠道來騎馬,大家便互相戲稱為馬友友。在嬉笑中一同驅車前往Pemberton。順利到達馬場後,得到主人熱情的歡迎,並帶我們與馬兒們相見。牠們有一對烏溜溜的大眼睛,長長的睫毛,很討人愛。但牠們不是短腿丶克苦耐勞的蒙古馬,而是昂藏七尺,奔馳草原的高頭大馬。數天前那怕怕的感覺,又湧上心頭。既然不能假裝肚子痛而打退堂鼓,那祇能把活馬當木馬騎,禱望皇天保佑。

    一分鐘的馬術速成班結業後,便開始上馬。曹兄昔日雖是田徑好手,惟初次上馬,便現出獨欠跳高天份的一面。幸好主席得同宗”托塔天王”真傳,在頂丶抬丶舉丶托的努力下,成兄終於攀登馬背。但曹門的成兄也非等閑之輩,下午上馬時,對主席出一招”萬佛朝中”,便一笑泯千斤。其實二位老友,是五十步笑百步,彼此彼此! 

    出發後跟著斜斜的山徑往上爬,幸好馬兒都是乖乖地列隊前進,穏步穿插而上。此時我坐在高高的馬背上,欣賞林景,頓時感覺良好,心中暗喜:不難!誰知好境不常,約半小時後兩膝關節丶坐股開始酸痛,但祇能強顏歡笑,期待下馬休息的時間快點到。事後才知道,馬兒冬季放寒假,養尊處優,心廣體胖。故坐騎時跨腿較寬,”輕微”酸痛是合理的。豈有此理!怎麼你們腰圍日増,還是邊行邊吃野草?

    午後微微陣雨,馬鞍後都綁有雨衣。原來是一件傳統的油布長袍,穿著後頗似西部牛仔。各人不約而同地自我膨脹一番,與湖光山色合照留念。馬兄嫻熟馬術,慢騎一天後覺得興猶未盡,要快奔一程。曹兄絶非大懵之人,很有自知之明,一於立馬路旁,作啦啦隊。我則以錄影為台階,欠陪!

    黃昏前到達營地,見三三兩兩營帳,分散在樹叢中,小犬搖尾相迎。㕑房及用餐木桌都是馬場主人就地取材而建的,雖簡而不陋。潔淨的淋浴小屋,冷熱水俱全。雖無電燈,但通風明亮。便所獨處一角,順應一切以回歸自然法則,來處理一切大小事務。山區無電無訊,故無手機之亂耳,亦無網路之勞形。但曹兄早有遠慮,備有衛星電話,讓主席能一天多次向家中老父越洋問安,確是孝感人心。如此周全的安排,果有五星級的水準。晚膳野火燒豬扒,色丶香丶味俱全。惟熟透的白肉確是紥實,此時希望人齒也能徒長,能快快地安撫那嗷嗷待哺的五臓廟。

    次日黎明即起。樹上滴下的朝露,如時鐘啲嗒。小犬司晨,咖啡隨風飄香。在朝丶在市,人人都無法全隱,但林中小隠,倒是愜意。早餐後又再度出發,那對伯仲兄弟,在擾嚷中也順利上馬,一同往另一山頭進發。美女騎頭顧尾,細心解說生態丶地理,讓我們獲益良多。途中屢經山溪小㵎,馬兒都一躍而過。初時在馬上搖擺不定,但慢慢地掌握到要前仰後腑地配合馬兒動作的韻律。二個獨立的生命體,共同不顛不抖地輕渡溪澗,是美妙的感覺。登上高山後眺望遠方的雪峰,令人豪情萬丈。更可喜的是,腿膝酸痛的現像已不復有。
 
    是晚主菜是燒雞。營主邊燒邊誇下海口,説自己的燒烤功夫,無人能及。結果桌上不是東方人期待,油滋滋的脆皮滑嫩雞扒,而是老外偏愛的乾燒雞胸白肉。但馬兄深明社交禮儀丶中西口味差異。大啖之餘,還向營主讚口不絶,讓我對馬兄為人處世之道,佩服不已。飯後馬兄更落力演出飛斧神功,幸好馬兒都在馬欄內休息,否則一定都笑得人仰馬翻。如主席所言:山中三日,勝之鬧市十年。閃閃柴火中,重燃舊日同窗情懐,杜康在手,暢談古今事,吹盡人間水,一樂也。

正是:馬友友,當如此,道自來。

穿起傳統油布長袍,儼如西部牛仔,有型有款!




Comments